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贵人鸟高比例质押现危机 多元化难破业绩困局

  股价的持续暴跌,让贵人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人鸟”,603555.SH)在资本市场难以“起飞”。

  截至6月28日,贵人鸟在经历八个跌停之后仍未止住下滑趋势,已从6月14日最高价28.40元/股,跌至6月28日收盘时的11.07元/股,公司市值更是缩水了100亿元。

  对于大股东贵人鸟集团而言,或许“煎熬”才刚刚开始:数据显示,贵人鸟集团持有贵人鸟总股本的76.22%,截至6月26日集团已累计质押股份占公司总股本73.88%,这意味着集团已质押了其持股的97%。至于未来股价持续下行触发平仓的风险,截至发稿贵人鸟没有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的采访函。

  “在当前资管新政的严格管控下,主要就是去杠杆,资管计划信托成为重点。”证券分析师李先生解释,贵人鸟正是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以及股权集中在大股东和几家信托手里,由此在信托减仓的情况下引发了股价崩盘,“贵人鸟的多元化发展战略无法支撑业绩的高增长,市值管理就显得很脆弱”。

  推倒多米诺骨牌?

  在外界看来,6月13日贵人鸟的一纸公告,似乎成为了压倒公司股价的“最后一根稻草”。

  贵人鸟公告称,上市公司拟以2109.7万元购买关联方泉州市海浩文化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浩文化”)的相关房产。工商登记显示,海浩文化与贵人鸟都是由林天福实际控制。虽然海浩文化已经成立多年,但是从未展开过实际业务。据贵人鸟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4月末,海浩文化资产总额为3.33亿元,净资产却为-1547.47万元;2018年1~4月,海浩文化营业收入为0元,净利润亏损299.26万元。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贵人鸟还曾进行过两次股权质押,并为这家亏损企业提供担保。

  “实际上,这次贵人鸟股价闪崩,主要还是因为其信托计划以及高比例的股权质押造成的。”证券分析师李先生说,有这一特征的股票风险特别大。

  贵人鸟一季报显示,贵人鸟集团持股比例高达76.22%,而前十大股东的其余席位几乎由信托计划把持,大股东等前十位总计持有88.21%的股权,高度集中。此前的5月25日,浙商金汇信托刚刚成立了一款名为“浙金·汇实61号贵人鸟股票质押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该产品“不超过人民币3亿元”;其交易对手为海浩文化;资金用途为“向海浩文化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补充公司流动资金”。为此,贵人鸟方面还提供了3000万股流通股票质押与保证担保两项措施。

  同时,据贵人鸟方面披露的2018年一季度报告,除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外,还包括陕西省国际信托在内的机构成立了相关信托计划;2017年底至今,贵人鸟亦曾因为旗下子公司借款提供担保而将股票质押予包括渤海国际信托、中原信托在内的信托机构。

  就股价异动情况,贵人鸟多次公告称公司生产经营正常,也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但是仍未有效止跌。上述李先生猜测,应该是游资通过信托通道,通过高杠杆参与。在这次信托通道的杠杆被限制之后,信托公司只能“出货”,“之前拉得越高只能跌得越重”。

  屋漏偏逢连阴雨

  6月25日,福建省证监局在官网发布了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对黄浩云内幕交易贵人鸟股票行为进行处罚。

  根据贵人鸟公告,2016年12月,公司拟收购威康健身100%的股权,因该事项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自2016年12月12日起连续停牌。处罚书显示,黄浩云正是参与了贵人鸟和威康健身的谈判过程,知悉内幕信息。

  在此期间,黄浩云使用本人账户,买入贵人鸟股票1.43万股,合计金额38.24万元,并于内幕信息公告后的2017年4月24日全部卖出,实际亏损8.9万元。就此,证监局对黄浩云处以10万元罚款。不仅如此,该项收购计划在2017年9月宣布终止重组。

  贵人鸟的担心不止于此。6月26日,贵人鸟发布债券受托管理事务报告,就其2014年发行的“14贵人鸟”(代码为“122346”)进行了业绩说明。该债券发行规模8亿元,2019年12月3日到期。虽然目前该债券仍为“AA”评级,此次贵人鸟显然期望通过对业绩的说明,来提升投资者的信心。

  但是对于大股东而言,持续走低的股价已然带来平仓的风险。根据公司6月23日公告,贵人鸟集团实际控制人林天福给公司回函称,集团质押公司股份的质押比率较高。“近期公司股价跌幅较大,使得贵人鸟集团质押的部分股份面临平仓的风险。目前,贵人鸟集团正积极与资金融出方友好协商,将通过提供补充质押、提前回购或追加保证金等各类形式的增信措施消除所质押股份面临的平仓风险。”林天福如此称。

  记者注意到,在6月25日,为了避免因为股价下跌带来的强制平仓风险,贵人鸟集团将其持有公司6200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9.86%)分别质押给了渤海国际信托、平安信托等机构。至此,贵人鸟仅有1449万股的“筹码”尚未质押。

  “如果股价再持续下跌,大股东为了保住控股地位,不被强制平仓,只有从其他渠道融资或者出售固定资产等,为他们的抵押埋单。”证券分析师李先生表示。

  多元化业绩困局

  在贵人鸟6月27日的公告称,“从公司整体状况而言,多品牌、多渠道、多市场的战略实施以来,公司于上年度第四季度收购合并了杰之行及名鞋库,使公司营业收入及利润来源发生较大变化。”

  年报数据显示,贵人鸟2014年上市当年营收就有所下滑,同比下降20.33%,随后3年有所回升,2017年,营业收入为32.5亿元。但公司的净利润却不断下滑,2017年营业收入仅为1.88亿元,同比减少42.33%。与此同时,贵人鸟的资产负债率逐渐攀升,2017年达到了65.36%。

  上市后的贵人鸟,一直在多元化的路径上进行探索。2015年1月,贵人鸟2.4亿元入股虎扑体育;2015年7月,贵人鸟集团通过子公司以2000万欧元投资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S.A。持有其30.77%的股权;2016年6月,贵人鸟以3.83亿元控股体育用品零售商湖北杰之行,持股50.01%;2016年8月,贵人鸟出资3.825亿元收购厦门名鞋库51%的股权。为了转型,贵人鸟还尝试跨界进入体育保险领域,甚至还包括竞彩、电竞、付费阅读等行业,但是从2017年的年报可以看出,这些多元化的投资并未能给贵人鸟在业绩上带来转变。

  “作为晋江系的企业,从代加工到做品牌到多元化,贵人鸟的路子也是我们其他品牌正在探索的。”晋江服装业的资深人士庄先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晋江体育品牌众多,包括安踏、361度、鸿星尔克、金莱克、特步、乔丹等几十个品牌,从最早的竞相聘请明星代言,到现在的多元化,竞争格局发生很大变化。“很多企业上市后是为了包装概念,做大公司营收,提高股价以此抵押融资而进行的多元化,但是因此也埋下很多隐患。”庄先生说。

  就贵人鸟而言,这两年已经出现大规模的线下关店潮。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贵人鸟股份新开零售终端503家,关闭零售终端879家,净关闭376家,相当于平均不到一天就净关闭1家店。2018年第一季度新开零售终端78家,关闭零售终端133家。

  不仅如此,在庄先生看来,安踏从百丽收购斐乐之后,目前对安踏业绩增持很大。因此,很多企业开始走曲线的“国际化”路径,通过收购国外品牌来提升业绩,“但是除了斐乐之外,很少有能够支撑起业绩的国外品牌,在国内市场的培育期太长。”

  在贵人鸟看来,在“报告期内,单一贵人鸟品牌销售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55.61%,占比情况较比上年减少27.62百分点,耐克、阿迪达斯、李宁等多品牌的代理销售收入125073.78万元,占公司实现主营业务收入的38.72%,逐渐减少了依赖单一贵人鸟品牌收入风险”。至于其收购的美国篮球品牌AND1在国内销售如何,目前尚不得而知。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