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乐视电视经销商赔钱甩库存 线下零售点被指批量关店

  对“LePar超级合伙人”(乐视线下零售店经销商)来说,如果用一个词语描述乐视智能电视目前状况的看法,那应该是——“不甘心”。

  2016年9月前,每年乐视智能电视在一个区域卖几千万元不成问题——这是某省乐视电视经销商向描述的过往。良好的销售,也帮助乐视智能电视被视为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优质资产。

  然而,在2016年9月之后,由于乐视整体不断被曝出资金危机,乐视智能电视在上游遭遇了采购放缓、部分代工厂退出的情况。而这些问题传导到下游时,乐视智能电视的几位经销商开始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当下的生意——“赔钱甩卖”。

  在他们口中,自己面临着库存积压、大尺寸电视缺货、优质版权片源锐减、返利资金被套牢、管理层不稳等一系列问题。

  经销商的担忧:“过完年20多家关店”

  某省的“LePar超级合伙人”(即乐视电视线下零售经销商)崔剑(化名),最近接到很多下层经销商的电话,无一例外的是询问乐视“这次能否挺过去”,还要不要续下一年的门店房租。“每天很慌,过完年下面有20多家关店,最近还会更多,都快坚持不下去了。”崔剑称。

  2014年8月,乐视开启了“LePar超级合伙人”计划,崔剑签下某省的总经销商,成为这第一批超级合伙人。乐视曾对外表示,截至2016年9月底,其已在全国铺设了近10000家生态体验店。崔剑介绍,从2015年到2016年9月,情况都比较稳定,除了卖电视、手机,还卖乐视周边配件、自行车、广告和红酒,几乎是综合型店。每年仅电视销售额在七八千万元不成问题,“单月就能卖两三万台”。

  崔剑在当地有4家线下体验店,最大的一家在市中心,占地面积近200平方米。“乐视电视能起来,全靠线下经销商,线下零售店最多的时候有一万多家,几乎是一夜之间开起来的。区别于传统经销商,乐视用互联网模式让商家与乐视直接签约,避免层层剥削利益,短平快方式让很多人看好乐视模式和产品。”

  乐视给渠道零售系统的加盟商户画了一个足够大的饼。2015年,时任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销售副总裁的张志伟宣布,在与乐视合作期间,LePar有机会获得乐视相应金额的股权认购权利。未来3年,乐视控股公司将与LePar分享5%的股权。而根据目前乐视控股公司的规划,预计在2022年,全部LePar所能分享的股票价值将达到850亿元。

  然而如今情况骤变,在2016年10月以后,乐视电视出现了几个月以上的缺货情况。“2015年的时候,电视基本上都是现货,3~5天到货,到2016年10月,连续几个月出现大范围缺货。”崔剑称:“供货货款延长到2~3月,时间周期一长,资金成本就提高了,一年就转四五圈,生意根本没办法做。下面代理商房租成本高,有20%以上都关店了。”

  不仅如此,乐视电视对影视版权的购买也出现疲软。“从2016年年初起,top10片源就都拿不到了,没什么独播,也影响电视销量,互联网电视就是看内容的。”崔剑开始和其他经销商越发感到力不从心。

  另外一省的经销商赵楠(化名)透露,其近半年都处于亏损状态。他对记者说,下面很多经销商都反映,乐视电视同比销量能下降50%。而且自乐视手机售后停止后,就不再卖手机,因此消费者都怕今后没保障了,还有一小部分看到负面新闻,害怕以后电视售后出问题,或者会员内容版权方面出问题。

  很显然,目前乐视面临着线下渠道的信任大考。

  对现状的不甘:产品好但上层不稳定

  对于上述情况,崔剑认为没钱是主要原因。在他看来,乐视电视产品销售之前一直不错,而且有充足的现金流。问题出在采购屏幕能力变差了——在屏幕涨价时没统筹好,没存量导致后续断货。此外,在看过诸多报道后,他们有点担心自己的钱是被其他业务挪用了。

  崔剑的猜测可能不仅仅来自报道。“每个经销售都有几百万的返利在乐视手上,家电行业的潜规则,就是你70块钱进货,你要打100块钱,之后再返给你。我们经常在群里讨论,乐视应该欠线下经销商3个多亿的返利。”崔剑称。

  除了他所称的返利问题,崔剑还称,由于上层架构不稳定,政策说变就变,包括地区管理层,三个月五个月换一批人,欠一堆费用就跑了,留下一堆问题,现在他们合同过期,几百万元资金套牢。他还特别提到,自己与乐视方面的经销商合同已经过期超过半年。

  据公开信息,乐视超级电视的累积销量已近900万台,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此前对媒体表示,2017年是乐视超级电视三年规划的第一年,乐视致新的业务将要开始盈利,预计乐视致新非硬件大屏运营收入目标为200亿元。

  可以说,乐视电视在内部和外部都有着很高的期待,“如果没有这些不稳定的状态,到2018年乐视电视进入前三是不成问题的。”赵楠和其他经销商一样惋惜。

  他们认为,乐视电视产品、思路,都对电视行业有着颠覆性,但操作过程中却出现一系列问题,让他们不得不处于观望状态。

  整个细分行业低迷:拖垮经销商的最后一根稻草

  相对于去年的热销,不容乐观的一个苗头是,今年的互联网电视市场开局遇冷。中怡康数据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线上市场中互联网品牌份额有部分回落,市场零售量同比也出现下滑。

  针对此情况,多位业内人士分析,上游面板涨价在加剧互联网电视寒冬的出现。家电行业资深观察家刘步尘更是直言,“今年是互联网电视品牌的转折年,过去的高增长时代是一去不复返。”

  赵楠也谈道:“7~9月是对互联网电视的严峻考验,今年年底Q4看下数据情况,如果真的没起来,2018年初,就会迎来大面积的关店潮,因为最赚钱的时候都不赚钱,就没得玩了,现在都在赔钱甩卖,为了换现金出来,库存滞压严重,结果市场价格越拉越低。”

  而值得注意的是,几个月前,乐视致新还宣布2017年乐视致新的销量目标为:“大屏智能终端硬件销量保700万,争800万台”。当时,互联网分析人士王利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以低价作为竞争手段的互联网电视将不再具备明显的价格优势,行业大环境的变化也预示着乐视电视面临着风险。

  而从2017年的销售目标来看,乐视致新至少要稳定与现有代工厂商之间的关系。据悉,此前公开信息显示,乐视电视的代工厂有五家:冠捷、富士康、毅昌、TCL、中强,它们正在同步为乐视供货。

  其中,据报道,冠捷是乐视电视最大的代工厂,出货量占乐视销售量的近50%,仅青岛冠捷代工厂在冠捷为乐视代工的电视出货量中就占据七成。而就在7月5日,据人民网报道,富士康关联公司深圳冠鼎已经退出了乐视致新的股东序列,富士康也不再为乐视电视代工。

  上游关系的不确定下,下游也面临着挑战。由于销量和资金的双重压力,乐视电视线上线下的不同价格,已被经销商称为“不可原谅之事”。

  崔剑介绍,“代理商怨言很大,去年‘618’时,大批人去京东采购,因为零售价格比我们拿货还低,乐视不能放弃京东渠道,但我们线下亏损很严重。”赵楠也深有同感:去年“618”线上打价格战,严重影响到了线下销售,卖得不仅少,利润还薄。

  同时,崔剑认为,“随着资金问题加重,上游面板涨价也让其感到无力应对,比如同尺寸电视,乐视供货价格比起他品牌高出500元,还不一定有货,根本卖不掉,现在就像个海市蜃楼。”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