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耐克被爆腐败大案 为与李宁争赞助权涉贿

  肯尼亚,内罗毕——肯尼亚官员们说,一家中国公司突然冲过来,主动提出赞助肯尼亚知名跑步运动员的时候,耐克慌了神。

  “我们能谈一谈这个情况吗?”听到肯尼亚希望终止与耐克的合同之后,耐克一位高管在给肯尼亚一位官员的信中这样写道。“你我都是老相识了。”

  根据肯尼亚运动联合会一位前员工提供的往来电子邮件、信件、银行记录以及发票,随后发生的事情在肯尼亚这个正处于多年来最大一场反腐战中的国家引爆了一宗大丑闻。

  耐克在几年前签订的一份合同中同意自愿支付几十万美元的酬金以及50万美元的一次性“签约金”(commitment bonus),而这位前员工称之为贿赂。

  这笔钱按道理应该用来帮助训练、支持肯尼亚那些梦想着依靠跑步摆脱贫穷的穷苦运动员们。

  然而,它们马上被肯尼亚运动联合会一帮当官的从联合会的银行账户上抽走,而且还没有入账。

  耐克否认存在任何违规行为,并在一份声明中称,它支付的这笔钱本意是用来帮助运动员们。它目前似乎也并没有因此遭到美国当局的调查。

  但肯尼亚当局却满腹狐疑。他们已经展开了一个大范围的调查,肯尼亚被控收了耐克钱的三位官员已经全部停职。肯尼亚刑事调查局(Kenya’s Directorate of Criminal Investigations)的调查人员们称,他们曾经一再要求耐克提供更多的信息。他们说,截至目前,耐克一直拒绝他们的请求。

  刑事调查局一位调查人员说:“为什么签约要支付这么大一笔钱?”因为没有获得授权公开发言,此人要求匿名。“只有耐克能够告诉我们答案。”

  肯尼亚反腐运动的一位先锋约翰·吉松戈(John Githongo)称,美国政府应该接手此事,“一查到底”。

  20多年来,耐克一直在向肯尼亚国家长跑运动员协会支付几百万美元的费用,换来的是这些肯尼亚运动员们穿上带着耐克标志的服装和鞋子,而这已经成为跑步运动界的一个经典广告案例。

  肯尼亚运动员保持着800米、1000米、3000米、20000米、25000米、30000米、半程马拉松、马拉松的世界纪录,而且这个清单还可以继续往下拉。其他国家的职业跑步运动员们都说,每次肯尼亚的运动员们穿着红色、绿色以及黑色的比赛服出现在跑道上、开始拉伸碰脚尖,他们都感到一阵恐惧。

  同样在中长距离赛跑中表现优异的埃塞俄比亚运动员们与阿迪达斯签订了赞助协议,但该国一位官员称,他们的合同中并不包含签约金。几位职业跑步运动员称,他们听说过运动员个人的签约金,但从来没听说过给一个国家级联合会这么大数目的一次性签约金。

  肯尼亚运动员们去年11月听说耐克几十万美元的钱被大人物们盗用之后怒火中烧,在内罗毕的协会总部外举行了一次抗议。这些优秀的运动员们在草地上支起帐篷,举着牌子,上面写着“吸血鬼”(blood sucers,标语有拼写错误。其中有些运动员一直没有完成学业。)

  现在,肯尼亚调查人员正在努力回答的一个问题是,耐克是否故意给肯尼亚的官员们打开了方便之门,让他们能够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

  耐克这笔交易的冲击波袭来之际正值西方国家使领馆对肯尼亚施压、要求它打击腐败的关口。

  几乎每天都会传来新的指控,涉及新的丑闻,比如:政府某部委采购的塑料钢笔居然要85美元一支、高等法院某法官收受了200万美元的贿赂,以及一笔几十亿美元的债券交易带来的收益到底去哪儿了。

  西方国家威胁要实行制裁,美国政府对腐败问题也格外愿意发出声音,白宫官员们还披露了一个“29点纪要”的方案来根除腐败。

  所以,吉松戈说,如果美国政府不愿意调查耐克这样一家标志性的美国公司面临的指控,那它“炮轰”肯尼亚就是“虚伪”。

  美国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外交官员称,美国政府愿意调查一切针对美国公司可信的腐败指控,但目前除了肯尼亚和国际媒体的报道之外,他们并不了解耐克这笔交易的具体情况。

  这次的指控要一直追溯到2009年。根据电子邮件形成的链条,当时,肯尼亚官员指控耐克把肯尼亚当成处理不达标耐克服装的“垃圾倾倒场”。

  肯尼亚田径联合会Athletics Kenya执行董事会一位成员称,但这些抱怨其实只是肯尼亚官员的一种策略,目的是为了解除耐克的合同,以便接受另一家公司送上的贿赂。

  肯尼亚田联官员向耐克抱怨之后不久就与中国一家由一位著名的体操运动员成立的运动用品商业帝国李宁公司达成了赞助协议。在这家中国公司和肯尼亚这个协会之间扮演中间人角色的一位市场营销经纪人随后向肯尼亚田径联合会Athletics Kenya送了近20万美元,这笔钱很快就被一位高级官员取走了。

  负责支付这笔钱的体育营销经纪人帕帕·马萨塔·迪亚克(Papa Massata Diack)最近已经被田径项目的全球性管理机构国际田径联合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Athletics Federations)终身禁赛。他本人和他父亲、曾经担任国际田联负责人的拉明·迪亚克(Lamine Diack)因为卷入几起包括勒索和贿赂在内的指控,现在正在接受法国当局的调查。

  肯尼亚的相关官员们甚至已经开始讨论设计新的李宁比赛服了,但他们很快就了解到,摆脱耐克的赞助协议比他们之前预想得困难。

  肯尼亚官员收到耐克律师发出的一封律师函,称终止合同没有法律依据之后,突然改变了主意。他们与耐克重新协商达成了一份合同,耐克在合同中同意向Athletics Kenya支付每年130万到150美元的赞助费,外加每年10万美元的酬金以及50万美元的一次性“签约金”。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看到‘签约费’(commitment fees)、‘签约金’(commitment bonuses)、‘使用费’(access fees)、‘使用金’(access bonuses)这类字眼,都会马上引起我的警觉。”曾经负责领导肯尼亚政府内部一个反腐部门、但后来因为面临死亡威胁而退出、随后逃离肯尼亚多年的咨询师吉松戈说。“传统上来说,他们都是用来掩饰贿赂的漂亮话。”

  耐克高管们拒绝讨论这份合同,但是发布了一份简短的声明,称支付给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的钱本意是用来支持运动员的。声明称,耐克诚信经营,“我们正在配合当地当局的调查。”但这一点遭到了肯尼亚调查人员的否认。

  几位分析人士称,耐克承担不了失去肯尼亚运动员赞助合同的损失。跑步关乎耐克这个品牌的内涵——1970年代,耐克的创始人们就用华夫饼烤盘制作出了他们的第一批跑鞋鞋底。而肯尼亚人则已经成为跑步文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耐克在文件中提供了详细的指导,说明每年10万美元的这笔酬金应该怎么用(报销旅行费用、电话费,以及其它一些费用。)虽然那位曾经在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行政助理及其他岗位上工作过十多年的前员工曾经向耐克一位高管写信询问,但目前并没有提供关于签约金的细节。

  这位前助理在向肯尼亚调查人员提供的一份宣誓声明中称,这笔50万美元的签约金就是“来自耐克的贿赂”,为的是让协会官员们能够偿还之前与那家中国公司仓促签约时收取的20万美元,这样才能同意与耐克公司重新签约,多捞一些钱。这位前行政助理要求不要披露他的姓名,称在肯尼亚曝光高层的腐败行为极端危险。其他人也有这种感受。

  “拿走!它能要了你的命!”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委员会一名成员看到记者在采访中抽出一份修订后的耐克合同时睁大了双眼,大声叫了出来。这份合同上列出了50万美元的签约金。

  董事会的这位成员称,他自己也曾经因为公开讨论腐败问题收到过死亡威胁,因此也要求不要用他的名字。

  他说,肯尼亚田联的腐败问题根深蒂固、明目张胆,联合会官员们甚至习惯性地向没有通过药检的运动员索贿。他说,这个组织的主席、伊塞亚·凯普拉加特(Isaiah Kiplagat)曾经要求耐克将签约金直接电汇到他的个人账户,但耐克拒绝了他的要求。

  相反,耐克把这笔钱汇到了这个联合会的账户上。但在此之前,这位主席曾经给耐克的高管罗伯特·洛特维斯(Robert Lotwis)发过一封电子邮件,主题栏的标签写着“发票”字样。“紧急!!”邮件中写道,“亲爱的罗伯特,50万美元是签约金。祝好,伊塞亚·凯普拉加特,主席。”

  根据文件显示,耐克过了十个小时作出了回复。“收到,”洛特维斯回复称,“我马上提交。谢谢。”

  银行记录显示,几天之内,这50万美元就被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的高官们取走了。当时并没有大型的田径活动正在举行,田联董事会的那名董事以及那位前行政助理都说,所有钱都瞒过了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的执行委员会,包括汇到香港一个银行账号上的20万美元。几位分析师称,肯尼亚田联主席要求把钱电汇到他的个人账户,随后又追加了一封标着“紧急!!”字样的电子邮件,这些都应该作为线索向耐克发出了警告:情况不对劲。

  凯普拉加特和受到波及的其他两名官员都否认存在不当行为。

  咨询一位联邦检察官对这些指控有什么意见时,这位检察官称,在许多腐败案中,藏着掖着都是指示存在犯罪意图的信号,而在这起事件中,耐克并不存在明显的隐匿行为——合同中明确地列出了这笔签约金。这位要求匿名的检察官不愿意透露身份,他同时还说,很难证明耐克公司的高管们清楚肯尼亚田联的官员们打算盗用这笔钱。

  然而,那位前行政助理对此毫无疑问。

  “原因是因为耐克曾经与肯尼亚田联的官员们举行过几次秘密会议,”他在向调查人员提供的宣誓书中这样说道。“我的观点是,耐克的官员们一直都很清楚,这些有问题的酬劳并不合适。”

  分析人士称,这起事件格外棘手,因为它似乎并不适用于美国涵盖美国公司和外国政府官员的法律《美国海外反腐败法》(the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肯尼亚田联虽然接受一部分政府资金,但并不是肯尼亚的一个政府机构。科罗拉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Colorado)政治科学学者小罗杰·皮尔克(Roger Pielke Jr.)说:“体育界一直是在治理的漏洞中发展进化。”

  他指出,肯尼亚田联(Athletics Kenya)和同样深陷腐败丑闻的国际足球运动管理机构国际足联FIFA这样的体育联合会通常都处于受到监管的公司、公共机构以及传统的非营利性组织这三者之间的空隙里,虽然这三者的性质体育联合会统统都具有。

  皮尔克称,贿赂、挪用以及“令人不快、不恰当的商业行为”司空见惯。

  “我老是从体育官员们那里听到这种事,”他说,“要在这个圈子生存,这就是比赛的规则。”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