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城市化委员会>>委员会动态>> 樊纲: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恢复较快,服务业仍然比较慢

  “今年从中国经济的发展情况来看,开始在复工复产、有序的逐步恢复,市场、旅游、服务业,特别是五一有所恢复、在反弹。但是,今年要恢复到去年的水平是完全不可能的,能不能保持一个正的增长,有2%、3%增长就已经很不错了。”

  “2020青岛·全球创投风投网络大会”5 月 9日举行,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会副会长、城市化委员会荣誉顾问樊纲通过远程连线发表了题为“大变局与中国经济发展”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如是说。

  现在的情况是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恢复得比较快一点的,服务业恢复的仍然比较慢,特别是我们一二季度有很大程度上低增长已经弥补不回来。“大家说有没有报复性反弹,报复性反弹指的是我以前是100%,我现在因为有报复性,因为过去去饭馆少了,我现在要补回来,补20%,这个季度可能就是120%的消费。”他说。

  在樊纲看来,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净土,我们可以相对比较放心的开始复工复产,只要我们现在把国门守住,困住境外的传播,我们应该说很有信心可以复工复产,下一阶段逐步恢复正常的生活。

  说到投资机会,他说了两个可能容易被忽视的:

  第一,传统一般消费品制造业仍然具有巨大的潜力。我们去年到了1万美元人均GDP,通常在经济学的分析,从理论上到1万美元是个槛,到了1万美元人们开始高消费,这个高消费不是说很奢侈的消费,高消费不是说比发达国家更高的消费,是说在消费的收入比重当中消费会逐步提升,储蓄会逐步下降,我们正在进入这样的一个阶段。

  制造业的消费品,从未来来看还是增长的。不要小看传统制造业,我们广大的农村、小城市等低收入阶层的消费潜力逐步在提高,今年脱贫了消灭了贫困,下一步小康社会里面,大家收入在进一步提高,一般消费制造业消费仍然会有大的增长。

  第二,产业的重组。很多产业很有潜力,但是以前企业太多了,太拥挤了,过渡的竞争了。一个产业里面有几千家上万家的企业,订单都很分散,谁都做不大。但是仔细看一看,现在每一个细分的行业里面,都会有一两个、两三个比较好的企业,别家的订单在减少,他的订单可能还在增长,这就提出了一个产业重组的问题。

  “跟过去我们一个阶段经济过热,投资过渡这些问题相联系,这些问题本身要求有一个产业重组,疫情会进一步的淘汰一些处在边缘状态的、订单已经很少的企业,订单会进一步向好的企业集中,这些好的企业就是我们投资的好的对象。”樊纲说。(本文首发钛媒体,编辑曹天鹏整理)

  以下是樊纲的演讲全文,略经钛媒体编辑:

  说到中国的经济,大家确实现在都很担忧,我们方方面面都有很多不好的消息,因此需要我们进行深入的分析,今天我就先来说点不好的消息,然后我们再看看有没有好的消息,跟大家一起来分享分析。

    世界 一方面有了疫情,一方面有了饥荒,后面还有很多严重的事情

  不好的消息应该说是方方面面,首先是疫情还远远没有过去,你还不知道疫情会怎么样,现在的问题,包括我们当时断供、减产,现在我们又受到了国外冲击,不仅仅是疫情的冲击,而且包括国外产业链断裂、国外市场的箫条,导致了我们订单的消失。很多地方把农民工接了过去,费了很大劲,包车包机,接回了农民工,原来想着有人,我们自己其它地方也开工了,原材料也有了,我们也可以生产了,结果农民工回来以后国外的订单没了,导致现在有的地方还得想办法再把农民工送回去。

  这也充分证明了我们土地制度、农村和城市的户籍制度在一定意义上起到了社保的作用,农民工在城里面没有工作了,他还能回家,还有一块宅基地,还有一块土地可以承包,还有一些基本的生计,这种冲击还远远没有结束,你还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

  现在一些发达国家稍微好一点,但是美国仍然处在高峰,其它发展中国家,印度、非洲、拉美应该说刚刚开始,还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没有疫苗出现,所谓的群体免疫得要两三年的时间,60%、70%的人被感染,死亡率会有多高,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我们不知道。所以在这个问题上要长期的准备,我们可能相当长的时期里面回不到所谓过去的正常情况。

  在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另外的一些风险,第二个方面是粮食,最近4月20几号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副总裁在网上发布他们最新的判断,今明两年可能会出现较《圣经》级的打击,可能是翻天覆地,前所未有,巨大的冲击。原因就是一方面因为疫情导致了一些国家的农业生产下降,包括美国农业的已经在毁掉已经成熟的果实,因为没有市场,因为运不出来,因为没有工人采收。发展中国家因此受到了影响,另一方面,以农产品加工的工业现在受到了大量的冲击,加工的工业往往是人的聚集,传染就相当的厉害,所以美国现在的猪肉已经涨价30%以上,是因为肉类加工厂都关闭了。

  非洲、中亚一些国家大面积的蝗虫蝗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大面积的减产,所以据说会导致两亿六千万人已饥荒而死亡,这个是《圣经级》的打击,会对后面产生什么样的冲击,我们要看一看。美国现在的情况,工业出厂价在下跌,消费品价格在上涨,一些消费品的短缺,特别是粮食食品的一些短缺,已经有人在做预判。

  世界如何一方面有了疫情,一方面有了饥荒,后面还有很多严重的事情会发生,美国疫情已经导致了历史上最高的失业率,再加上饥荒、粮食的供给在全世界受到影响,当然可能美国本身不受到大的影响,不会出现大的饥荒,但是全世界受到冲击,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影响。

  加上第三方面,国际政治,特朗普、美国的右翼包括美国的方方面面的政客跟中国脱钩,去中国化等等,甩锅也好,大家都可以看到,下一阶段的中美关系会更加艰难,对中国的很多企业又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一方面闹饥荒,一方面又继续出台一些规则,要禁止销售给华为和中国的企业各种高新技术产品。

  三方面因素加在一起,大家可以想象对我们经济的压力会有多大,包括农业这个问题,我们当然不缺粮食,但是我们现在毕竟每年进口很多粮食产品,包括肉类等等。我觉得如果进口出现了影响,也会对我们经济产生冲击。

  在这样的侵略下,你让我做经济分析经济判断都很难做,我曾经想过我们这个会要不要做PPT,我看到了那些数据、图表,说句实在话我信心不足,这些数、表后面的故事,今天是这个样子,明天是什么样子,这个现在已经超出我们一般的判断,这种变化不是追寻日常的逻辑,我们经济学能够分析的逻辑,它不确定,比如说病毒的不确定性是我们没法分析的,现在能够看到每个国家病毒传染的趋势,可能能做点分析,但是有些地方趋势还没有出现,有些地方趋势是假的,那些数字并没有说明真实的问题,等着后面产生了社会影响、经济影响,我们现在说不清楚,现在是处在不确定的条件下。

  我曾经写过一篇《灾难经济学》的续篇,那里面写了这一次最突出的问题是不确定性,比起非典当年不确定性就大了很多倍,非典的病毒是只有当你有症状的时候才传染,新冠病毒是可以无症状传染,你不知道社会当中有多少人是在传染着,需要相当长时间的隔离期,传染性又很强,四处散发,到各个国家去,又有很多过去的病例已经是新冠病毒了,但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些例子都会被逐步爆发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不确定性是无法分析的,经济学有一个词叫不确定性,还有一个词叫风险,风险一般就是说我已经知道它有一个概率,它仍然是不确定的,但是它不确定已经缩小到一定程度,我大概知道30%的情况会发生,50%情况会这样发生,那还好,我就可以用概率进行计算。但是我们现在的不确定性是完全连概率都不知道的情况,在这个意义上我说大家做经济分析要谨慎一点,要把各种可能性都想的多一点,要往最坏的底线思维去想一想,我们还要继续观察我们才能知道下一步的情况会是什么。

  现在比较确定的是全世界都增长速度会大幅下调,中国第一季度下滑了6.8%,不是说增长速度放慢,而是负增长。美国好像2点几,那是第一季度的数据,第一季度还没有开始,大家现在有人估计二季度会非常难看,会有40%的下降,那就是历史性了,现在有几个机构都在做这样的预测。

  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恢复较快,服务业仍然比较慢

  我们今年从中国经济的发展情况来看,我们现在在反弹,开始在复工复产,开始有序的逐步恢复,市场、旅游、服务业,特别是五一我们有所恢复,但是今年要恢复到去年的水平是完全不可能的,能不能保持一个正的增长,有2%、3%的增长就已经很不错了。

  现在的情况是制造业和基础设施建设恢复得比较快一点的,服务业恢复的仍然比较慢,特别是我们一二季度有很大程度上低增长已经弥补不回来,大家说有没有报复性反弹,报复性反弹指的是我以前是100%,我现在因为有报复性,因为过去去饭馆少了,我现在要补回来,补20%,这个季度可能就是120%的消费。

  但是,过去两个季度每个季度都少了50%的消费,已经过去了,一年的GDP是一年的流量,是发生额,是一年的活动,时间已经过去了,后面在多一点,比正常的情况多一点,仍然没法弥补过去这两个季度所产生的损失。大家应该说接受这个现实,做好理性思维,我们今年的增长速度确实比较低。

  这就是所谓不好的消息,现在说一个好消息,第一个好消息就是说,你很差,你可能有2%、3%的增长,但是别人比你更差。你是2%的增长,但是它是负的6%的增长,我们过去讲我们要追赶发达国家,就要比发达国家增长的的快,它要增长3%,你不能也增长3%,你要增长3%永远跟它缩短不了差距。你要增长8%,这样你每年可以缩小5%的差距,按人均GDP算的。

  现在如果你是增长2%,它增长负的6%,你每年比它多增长8%的百分点,你缩短差距比以前你增长8%的时候缩短的差距还多。相对而言来进行比较,我们是不好,但是我们大家都遇到了百年不遇大的疫情,在这个情况下,我们能够做到这个我们已经很不错了。我们现在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净土,我们可以相对比较放心的开始复工复产,只要我们现在把国门守住,困住境外的传播,我们应该说很有信心,我们可以复工复产,我们可以下一阶段逐步恢复正常的生活,当然仍然没有恢复到你可以出国旅游,跟国外进行交往,一时半会还恢复不起来,对我来讲,每个星期都接到国际会议取消的一封信,过去定了一年下来有多少的会议,现在都取消了。

  全世界都在疫情当中,应该说我们是最好的,我们经济的恢复也应该是最好的,特别是我们自己有一个14亿人口的大市场,我们自己有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如果我们做得好,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我们把自己的市场开发出来,我们的消费逐步的增长,我们的市场可以自我循环,可以保持持续的增长,即使没有出口,即使没有外部经济,况且我们还进一步的开放经济,我们进一步的加大出口,我们进一步要加强我们在世界经济当中的份量。

  稍微做一个广告,政府正在制定新的进一步深化市场化体制改革,包括进一步提高开放的质量,建成更开放的经济体系,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该说我们增长的潜力仍然是巨大的。在大家都不好的情况下,我们仍是最好的。

  说到投资,你说近期内你到哪儿投资吧,中国是最好的投资目的地了,你说中国再找不到投资的地方,你找找别的投资地方去吧,在这个意义上我说我们要看到很多好消息,看到我们的这些增长潜力。

  传统消费品制造业仍然具有巨大潜力

  我们真正应该分析的不是我们现在怎么遇到冲击,而是说在这样一种环境的变化,世界经济结构的大变化条件下,我们有哪些新的商机、新的投资机会。说到投资机会,大家往往都会问投哪个产业好,哪个产业未来有发展前途,我都说不过你们,你们肯定每天在分析各种产业,现在要说起来也有很多新的产业,包括IT、AI、生物、医药卫生等等,我不说这些,我说两个可能容易被大家忽视的。

  第一,传统一般消费品制造业仍然具有巨大的潜力,我们去年到了1万美元人均GDP,通常在经济学的分析,从理论上到时政上,1万美元是个槛,到了1万美元人们开始高消费,这个高消费不是说很奢侈的消费,高消费不是说比发达国家更高的消费,是说在消费的收入比重当中,消费会逐步提升,储蓄会逐步下降,我们正在进入这样的一个阶段。

  最近有人说了你说的不对,二季度我们银行存款比以前多了,二季度是没法儿去消费了,你出不去,没法儿去消费当然存款就增加了一些。但是过了这一段,我们看到消费的反弹还是比较巨大的,现在大家都要开车出去玩,这是属于高消费的阶段了。

  我们14亿人口都在逐步进入高消费领域的话,潜力仍然巨大之,千万不要忽视这些消费,包括我们网络的购物、快递业等等,这些都是跟消费密切相关的,我们装在那些盒子里,都是一般的中国制造业产生的消费品。这些东西是不停顿的,人们继续要消费,而且消费还在增长。

  有人跟我说在家里待着比平常上班买的东西多多了,服务业消费在疫情当中肯定是下跌的,但是制造业的消费品还是增长的,从未来来看,仍然也是增长的。不要小看传统制造业,我们广大的农村小城市等等低收入阶层的消费潜力逐步逐步带提高,我们今年脱贫了,消灭了贫困,下一步小康社会里面,大家收入在进一步的提高,一般消费制造业消费仍然会有大的增长。

  第一和第二密切相关,同样一个制造业产业,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是好企业,都适合投资。因此要看你投什么,这个产业怎么投资,第二个方面,产业的重组。很多产业很有潜力,但是以前企业太多了,太拥挤了,过渡的竞争了。一个产业里面有几千家上万家的企业,订单都很分散,谁都做不大。但是你仔细看一看,现在每一个行业里面,每一个细分的行业里面,都会有一两个、两三个比较好的企业,别家的订单在减少,他的订单可能还在增长,这就提出了一个产业重组的问题。跟过去我们一个阶段经济过热,投资过渡这些问题相联系,这些问题本身要求有一个产业重组,疫情会进一步的淘汰一些处在边缘状态的订单已经很少的企业,订单会进一步向好的企业集中,这些好的企业就是我们投资的好的对象。

  从这个角度来讲,一个含义是,我们不要老想着去做风投,风投是投在创新创业企业的,世界上大量的投资基金做的是兼并重组,怎么把现在要淘汰的一个产业内的各种产能重新组合,把有一些企业淘汰,把产能能够和好的企业重组起来,使好的企业能够越做越大,有新技术的企业可以越做越大,我们的产业也不再有过度竞争的情况。我们可以其中提高产业的集中度。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比较欠缺的,我们需要这样的调整、重组。

  总之,我们确实面临了很多风险和困难,我们企业现在确实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环境下,我们的投资机会看不是很清楚。无论如何,咱们对比分析一下,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一块净土,从疫情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是世界上增长最快的一个经济,我们自然还在努力改革开放,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

  因为在中国这一块热土上,我们有大量的投资机会,有巨大的增长潜力,我们中国现在应该说发展处在中期阶段,美国、欧洲的人均GDP都是5万、6万,我们还在1万,我们有大量的人生活在农村,我们的城市化还远远没有结束,随着收入的提高和城市化的推进,我们的国内市场也会越做越大,我们现在又是世界上基础设施最好的经济,不仅是传统的基础设施,我们现在讲新基建,我们新的基础设施应该也是世界上最好的,我们的5G、大数据,我们从科技角度来看,我们创新创业的这些环境。

  所以,潜力仍然巨大,商机仍然很多,也祝愿我们的投资基金、投资人真正抓住这些机会,取得更好的成就。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