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城市化委员会>>委员会动态>> 周天勇: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是这8亿人口

  “2019年第二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暨陆家嘴科创沙龙”于7月21日在上海举行。东北财经大学中国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国际战略研究院原副院长、城市化委员会专家委员周天勇出席并演讲。

  周天勇强调,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就在于5.6亿农村常住人口和2.4亿左右的城镇非户籍人口,“要提高他们的收入,增加他们的消费能力,遏制生产过剩以及经济衰退”。“不提高这部分居民的收入,不大力度进行提高居民收入的有关改革,一切短期措施和政策都是无用功,都扭转不了经济继续下行的趋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周天勇:海关出口数据,1-2月份增长下得很厉害,后来到5月份以后上涨。6月份的出口是增长了6.1%。出口略好预期。整个经济增长,从2014年的速度下来,二季度最低到6.2%,是在一条下降的曲线上。

  2006年,出口占GDP的比例最高的时候快到36%,后来下降,去年大概降到18%。现在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不愿意要中国那么多的商品,一些后发的发展中国家又在发达国家市场上挤占中国的出口,中国现在遇到两方面的挤压。

  怎么办?必须需要国内的消费需求支撑起来。但是,消费和收入是有关系的,特别是居民的消费。如果没有收入,或者收入增长不理想,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就会不足。所以,我们谈消费一定要谈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

  收入方面,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294元,城镇居民为21342元,农村居民为7778元,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支出为13565元。2017年城镇居民收入消费率大概67%,现在变成63.56%了。农村居民的消费6310元,收入消费率为82%。

  从居民收入占GDP比例来看,上半年GDP总量45万亿,居民总收入占GDP比例为47.48%,一般我们这样的发展水平的国家,居民收入要占到GDP的60%-65%,偏离标准值12-17个百分点。说明GDP要么就是铁路,要么就是公路,要么就是机械设备,但是居民消费比较少。

  从GDP分配角度看,中居民分得比较少。居民消费占32.07%,国际上一般50-55%,偏离18-23%个百分点。韩国就算资本积累比较高的国家,但还是比我们高10多个点。工业品是啥东西,现在就是街道的路灯、马路这类的东西。

  上半年我们工业产能利用率76.15%,过剩规模大概56370万元。

  特别有意思的是,上半年城镇居民财产性收入是2209元,但是农村居民的财产性收入是217元,城镇居民是农村居民的10倍多,前两年大概是12倍,这两年稍微有点缩小。城镇居民的上半年收入消费率是63%,2017年是67%,说明城镇居民的收入在提高。农村居民的收入消费2017年是82%,2018年变成83%了,今年又降低到了81.13%,说明2019年农民收入增长。

  再分析一下三分法的城乡居民收入,统计局只看到城镇常住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农村常住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但是实际上有一部分是中间层,大概2.4亿人左右的非户籍城镇人口。

  城镇户籍人口按照我们现在的户籍率算的话是6.02亿,他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上半年是21342元,城镇居民的总收入为141042万元。

  城镇非户籍居民2.38亿人,乘上他们的可支配收入12402元,他们总的收入29518万元。

  农村常住居民5.6亿人,乘上他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7778元,他们的总收入只有43556万亿。

  大概43%的户籍居民上半年收入了14万亿,但是非户籍居民2.38亿加上5.6,将近8亿,整个总收入才7.3万亿元左右。

  城镇户籍居民,与城镇非户籍居民和农村常住居民的收入差距,也可从三分法的居民消费估计,城镇户籍居民收入乘上他们的消费率,上半年支出了88621万元;而2.38亿城镇非户籍居民加5.6亿农村常住居民的收入乘以消费率,8亿人口消费才支出了56000万元。

  2018年从收入的5等份人群看,,高收入20%的收入有19万亿。20%的中高收入人群收入为10万亿元,中等收入20%人口则不到6万亿元,而40%的中低收入和低收入人群,总共5.6亿人口,其总收入不到5.8万亿元。

  究竟怎么办?现在投资的消费转化率从20世纪80年代的40%左右,下降到现在的20%左右。上半年工业领域因过剩而投资空间有限,只增长了2.9%。

  地方政府债风险,地方借债规范化后,地方投资能力下降;房地产投资走势又有不确定性,民营投资缺乏,境外对中国投资不确定,出口也有它的难点和不确定性,剩下就是人口。而人口少子化、经济主力人口收缩和老龄化,受长期对消费增长的压力。它可能导致过剩常态化,使经济增长长期下行。

  支撑我们增长的机会就在提高8亿人口的收入水平上(5.6亿农村常住人口和2.4亿左右的城镇非户籍人口),要提高他们的收入,增加他们的消费能力,遏制生产过剩以及经济衰退。不提高这部分居民的收入,不大力度进行提高居民收入的有关改革,一切短期措施和政策都是无用功,都扭转不了经济继续下行的趋势。

  关键就是出口不了那么多了,后发的发展中国家又在争夺国际上的出口市场,自己的消费需求再顶不上不去的话,经济也就无法支撑住了。关键就是这8亿人的收入能不能提高。

  那么,怎么提高他们的收入水平?提高农村居民和城镇非户籍居民的收入和扩大消费的关键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城乡人口要素等互动融合。改革开放以来,城镇建成区从农村集体中转移了8500亩土地,地方政府1998年土地有偿使用和招拍挂以来,出让金收入到去年为止累积收了43万亿元,给了农民多少?我估计3万亿元都没有。因为农村的耕地几万块钱拿来,而去年土地拍卖的平均价格大概270万一亩。

  城镇住宅商品化和市场化改革后,许多城镇居民程度不同地积累了不动产财富,而农民有自己的耕地林地住宅地不能交易、不能资本化投入经营,几乎没有价值意义上的财富。

  政府也没向农村居民提供基础设施,我到农村去调研,农民说我没法建厕所,为什么不建?没有窨井和排污管道,我们建个厕所,地方政府以违建拆了。

  我认为,已经到了将土地收入留给农民一部分的时候了,建设统一和平等的城乡竞争性的土地市场。要给农民财产性收入,有恒产有恒心,城乡间一系列资本、劳动力等要素要双向流动,这都是中央文件和中央领导讲的。

  耕地林地可以交易形成家庭农场和林场,废除建设用地指标、耕地红线。短缺导致计划经济,计划经济又导致耕地、建设用地和粮食更加短缺。我觉得如果不把自然资源管理部门建设用地指标、耕地红线这些废除掉,中国农村、农业、农民,以及房地产等一天都不得安宁。

  应当发展一户建、双拼、联排、多层等新型农村和城郊社区。政府盯着那点建设用地,拆了农民的院子,让农民上高楼。现在中国已经成了高层住宅疯狂建设的国家。到韩国、日本,人家都是庭院,许多别墅,我们这儿好像跟别墅有深仇大恨一样,一看到别墅就害怕,就要拆。人家农民富裕起来就是农家院,就是别墅,我们不让建别墅,把低院拆了,腾出土地建设用地指标,拿过来给房地产商,土地卖得太贵,最后开发商说太贵了,地方政府不断地向高调规,原来20层,盖22层,不断上升,最后全国全是几十层的高层住宅了。这里没有微商业,微就业,微创业,微社区,最后成为普遍的高层贫民窟。

  城市户籍全面放开,提供公平的教育等公共服务,提供廉租房。城市资金可以下乡,城市人可以到农村买宅基地。农村人口有的到深圳工作十年、二十年,自己房子都塌了不能卖。这不是市场经济。

  推进土地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公共服务,让农民富裕起来,让他们有收入。总的就是要增加8亿人口的收入增强他们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购买工业品,缓解甚至消除生产过剩。应当鼓励城乡就业、创业,这儿还有一个词叫“置业”,城里人就能“置业”,农村那么大个院落自己不让“置业”?现在需要在集体所有不变的前提下,让农民有土地使用财产权,能够交易、出租、入股、抵押、继承和建设,土地从生活和生产资料变成有价值的资产,我们应当上他们从无产者,现在要变成有土地资产的有产者。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农民是无产者,这是不对的。

  推进土地改革,放开搞活,让中低收入者富裕起来,购买工业品,保持一定经济增长速度,我们一定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