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各地新闻>> 浙江龙港撤镇设市,试水城镇化建设新模式

        龙港撤镇设市,有望作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一个模板被不断复制,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更多的成功经验,为新兴城镇化发展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近日,浙江省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正式升级为“县级龙港市”。龙港市不设乡镇街道,由浙江省直辖,温州市代管。这意味着,继2017年“撤县设市”重启后,舆论热议已久的“撤镇设市”终于开闸。

  从镇到县级市,不仅是行政级别的提升,更意味着从“乡镇”到“城市”的跨越,标志着中心镇与县级市管理权限的改变,标志着城市格局的大变迁。

  在中国,镇级市并不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只不过在中国新型城镇化的下半程,城镇化的中心已从“中小城镇”转向“中心城市、都市圈和城市群”,“撤镇设市”便具有了新的改革意义和现实意义。

  据中国城镇改革发展研究中心分析,浙江将撤掉15个县,并将27个特大镇升为县级市。所谓“特大镇”,首先要具备人口规模大、财政收入高、产业体量大的特征。以苍南县龙港市为例,2011年的常住人口就已达到39.6万,已达到我国I型小城市的标准,原有的镇级行政框架与城市发展规划管理已经与之不相匹配,这也是龙港镇率先“撤镇设市”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目前的行政体系下,镇级拥有的职权比较有限,大多数行政管理权限集中在县市级。通过“撤镇设市”,可以下放事权、财权以及保障用地等方面的职权,使得大型城镇可以在城市规划、产业升级、体制改革方面实现重大突破。

  借“撤镇设市”下放财权和事权,不仅可以破解城镇化下半场的困难局面,也可有效化解地方政府对资金和土地的利益之争。而且,“撤镇设市”的背后还具有更大的发展意义,就是将经济增长新活力吸引进来。“特大镇”的瓶颈在于“小马拉大车”,与城市相比,这些“特大镇”大都处于未完全开发状态,在基础设施、城市开发等方面的建设尚未饱和,产业聚集和房地产开发程度也不充分,一旦行政等级升格,将有效刺激这方面的需求,吸引要素聚集,提升产业开发力度,进一步带动行政区域内经济增长和劳动力就业。

  值得注意的是,“撤镇设市”的城镇化绝不是为了盲目扩大城市规模或大搞工业建设,改变农民户籍并不是城镇化的最终目标。

  多层级、多模式并存的渐进式设市制度体系,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假性城镇化的发生,比如采取撤县设市、撤镇设市、县下辖市这三种模式的渐进转化。但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渐进的“扩权”模式,必须以不限制城市发展为前提,这不仅需要具有标准统一的相关政策来界定,更需要结合现实状况进一步合理判断。

  以温州龙港的扩权改革为例,2009年龙港作为试点,扩充了土地使用权、财政支配、行政审批和事务管理权,两年后进一步探索了地权、财权、事权的相关配套政策,但这样的扩权并不能让龙港镇形成具有自主权的稳定机制,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龙港镇的城市发展问题,因此才有了如今的“撤镇设市”。龙港通过“撤镇设市”,厘清了相关权责,在某些必要的领域拥有了自主权,至少在权限上具备了进一步发展的条件。

  国家发改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中提出,“稳步增设一批中小城市,落实非县级政府驻地特大镇设市”。由此可以看出,国家正在全国范围内深化新型城镇化,浙江龙港“撤镇设市”试水成功后,有望作为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一个模板被不断复制,为新型城镇化建设提供更多的成功经验,为新兴城镇化发展打造新的经济增长点。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