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各地新闻>> 浙江衢州:以整治违建撬动乡村振兴

  “假如我在农村有栋房,会建在哪?怎么建?用来做什么?”针对农民建房难、建房乱、风貌杂等问题,浙江衢州开展了一场关于“农房风貌提升”的“头脑风暴”,在农村掀起热烈议论。

  此后,从“一户多宅”整治,到农房布局调整,再到拆后空间利用,衢州试图从怎么拆、怎么建、怎么管入手,重构农民建房服务体系、乡村风貌提升体系、资源转化利用体系,突围“有新房没新村”“有新村没新貌”的困境,以深化“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打造生态宜居的乡村大花园。

  眼下,随着“最难啃的一块骨头”——衢江区浮石街道1100余户附属用房、生产性用房等拆除结束,衢州市“一户多宅”综合整治行动基本收官。截至目前,10个月时间里,该市累计整治“一户多宅”3.35万宗,面积346.3万平方米;辅房4.38万宗,面积145.9万平方米;复垦面积1858亩,增加绿化、停车场、休闲场所等公共设施13.8万平方米,有效利用闲置农房16.24万平方米。

  一栋栋农房,挥别“建新不拆旧”“好住不好看”等尴尬,离“诗意栖居”的梦想越来越近。

  他们最大的希望就是在城里打工,挣一笔钱,在家里盖栋像样的房子。——梁鸿《中国在梁庄》

  解体

  龙游县詹家镇山后村里,人人都爱大围墙。为了能在家门口养鸡鸭、种蔬菜,327户村民围着自家房子用水泥、砖头砌起一堵堵墙,高的2.2米,矮的1.7米。墙上开扇门,修个大门庭,就成了院子。

  村民陈樟根的家就长这样。2014年时,老陈与儿子靠多年打工存下的积蓄,又找亲戚朋友借了点钱,凑足60万元,拆掉老房,建起新房,造了围墙。“院子有200多平方米,瞧着就气派。”老陈的印象中,这些年,造围墙已演变成一场“圈地运动”,人人都想多占些地,有了院子想造辅房,造了辅房还要加层高。久而久之,村里公共空间越来越少,村道越来越窄,每年光电瓶车相撞事故就有五六起。

  但事实上,这些耗费心血建造的房子、院子,大多是空的。前些年,老陈在家养猪、种柑橘,辅房还能放农具、农产品。但这些年,家里不再养猪,橘园效益下滑后抛荒,老陈与儿子、儿媳一起外出打工,辅房闲置多时。

  在城市,家庭财产继承遵循着《物权法》和《继承法》的规定。但在乡村,家庭财产继承的重要方式是“分家”,在祖宅等观念下,一户多宅、建新留旧等现象普遍。选择在原址建房的观念,也固化了乡村空间格局,不利于改善居住条件。

  同处一县,海拔700余米的沐尘乡双戴村,是另一幅光景。46岁的曾玉香在金鸡庵自然村一栋黄泥房里住了15年。山上交通不便,每次到行政村办事需走6公里,花近1个小时。加上老屋久未修缮,每逢雨季,家人提心吊胆,村干部也担惊受怕,搬到山下成了他们最大的心愿。

  但根据此前政策,双戴村已不再审批建房,想住上新房,曾玉香只有一个选择:拆掉老屋,到村集聚点申请宅基地自建新房,“拆黄泥房,老人舍不得,建新房要30万元,钱哪儿来?”

  “想建不能建、违建没看见、新建乱搭建、有了还想建、建了梦里见。”在调研“不下100个村子”后,衢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金华得出了结论,“近年来,通过下山异地搬迁、‘三改一拆’、美丽乡村建设等,农民住房条件、居住环境明显改善,但‘有新房没新貌’的问题依然突出。”

  据统计,到2018年3月,衢州市60万幢农房中,非法“一户多宅”近3万幢,常年闲置农房达120万平方米。从空中俯视,布点散乱、五花八门、奇形怪状的农房包围着小块田地,村庄日渐拥挤,难以承载公共服务的延伸、产业的发展、重点项目的落地。

  让传统建房观念解体,为乡村振兴注入活力,势在必行。去年4月,衢州谋划部署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将此作为深化“千万工程”的重要抓手,列入市委15项攻坚任务之一。

  “为什么关注房子?”在2018年4月4日的农村工作会议上,衢州市委主要负责人深有感触地说,农房牵一发动全身,建得好是景点,弄不好是败笔,它不仅是农民的大事,也是农村的大事,是关系到高质量发展的大事,必须进行体系重建。

  一项旨在破解乡村环境、空间问题的变革,开始了。

  所谓乡村建设就是要从中国的旧文化里转化出一个新文化。——梁漱溟《乡村建设理论》

  重构

  去年盛夏的一天,老陈家的围墙轰然倒下。

  “最大的坎迈过了。”村支书徐秀林说,去年5月开始,山后村连续三次召开户主大会,组织65名户主到江西考察。村干部还联合乡贤组成理事会,挨家挨户走访,排摸出围墙两万余米、大门庭45个、辅房5000余平方米、“一户多宅”23户。为作出表率,村干部、党员及其亲属家农房先整治,其他村民家第二批拆。

  “什么都能拆,就这墙不能拆。”轮到老陈家时,老两口有了分歧,一个觉得邻居都拆了,自家也得响应号召,一个却分外不舍,准备反对到底。但这个小插曲很快散去,因为房子还没拆,镇、村干部与设计师上门了,了解村民需求,进行“一户一设计”。

  全新的改造方案里,农房摇身一变,成了地中海风情小屋。外立面是“海”与“天”明亮的色彩,庭院里增添紫藤花架、休闲桌椅。走出家门,村道被尽可能拓宽,宽到足以容下一辆货车通过,节点上还设置了木格栅花坛。“看起来时尚又通透。”老陈说,平日里,与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连关系都亲近了很多。

  看来,一堵围墙拆掉的,不只是难看的农房外观,还有曾经隔阂的邻里关系,更有“固执”的传统建房观念。就这样,春节前后,一幢幢蓝白色调的农居出现在村里,成为山后村人最自豪的一道风景。

  而在衢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周金岳看来,一堵围墙,一幢辅房,看起来是乱搭建、无序建的风貌问题,背后是规划、管控的缺失,根子上是资源低配、错配、无序配的乱象,“以往的农房整治为什么容易陷入‘拆了建、建了拆’的‘怪圈’,问题在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拆、批、建、管、改都是割裂的,没有系统考虑。”

  因此,农房整治行动开展之初,衢州就从各部门抽调干部,成立“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专班”。

  一套包含县(市)域乡村建设规划、村庄布点规划、村庄设计、农房设计等的“1+4+1”规划体系,将全市农民住房信息、土地信息全盘统筹,让“能不能建、建在哪儿”问题得以明确。一份建房风貌管控正负面清单、一套网格化长效监管机制、238套中国美院专家设计的农房通用图集,让“怎么建、怎么管”有了方向。

  为进一步平衡“农民建房需求”与“乡村风貌与空间管控”,衢州还开发了房地信息系统,智慧化、精准化服务农村建房全过程。

  在试点镇衢江区廿里镇,不久前,刚拆除破旧老屋、住进过渡安置房的里珠村村民柴莲娇,试着在房地信息系统上提交了建房申请。能不能建、建在哪儿、面积能有多大等信息一目了然。不仅如此,她还能查看农房图集,选择心仪的风格,查询规划设计师、建筑工匠信息,商定施工时间,甚至可以直接预约银行咨询建房贷款。

  按照11个到26个工作日完成审批的承诺,柴莲娇一家距离理想的家与村庄,近在咫尺。

  某一方面的变革,自然会引起其他诸方面的变化。这样的过程一旦开始,便会继续下去,直到整个系统完全重新开始为止。——费孝通《江村经济》

  撬动

  连绵的阴雨天气,挡不住游客与考察团前往衢江区周家乡上岗头村的步伐。

  一进村,便是整洁宽敞的柏油村道。往里走,白墙黑瓦,古色古香,家家户户门口种植鲜花。村民三三两两聚在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文化礼堂、农家书屋,有人跳舞,有人运动,有人闲聊。

  眼前的情景,让两三年没到过上岗头村的邻村村民徐世芳直呼“想不到”。她的印象中,这里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破烂村”,村里“三多”——违章建筑多、危房旧房多、闹事上访多。

  借着农房整治契机,村两委班子按照违法搭建、“一户多宅”、影响道路通畅等建筑类型,分类登记建档,明确拆除对象,推进“改房提升”工程。近一年来,全村共拆除农房82幢、各类建筑面积1万余平方米,盘活建设用地面积46亩。

  空间有了,接下来如何发展?上岗头村整合“改房提升”、美丽乡村建设等项目补助2000余万元,打通2900米断头路,治理门前塘,建起汪氏广场、游步道、篮球场等村民喜爱的休闲空间,同时运用马头墙、小青瓦等元素改造农房外立面,打造浙西民居。

  “打造乡村大花园,若一个项目一个项目推进,可能需好几年时间。农房综合整治助力我们‘快道超车’,让村民过上了有品质的生活。”村支书汪增富说,眼下,村里正计划对留存的17栋明清古建筑进行修缮保护,发展乡村旅游产业,壮大集体经济。

  “这正是农房整治行动的下篇文章。”张金华认为,前期重构农民建房服务体系、农村风貌体系,旨在将错配的资源扭转过来。眼下,随着“一户多宅”整治完成,他们的重心将转到构建资源转化利用体系,着力将低配的资源激活,为产业发展提供空间。

  尝试早已开始。双戴村里,因为县里鼓励“村集体收储有保留利用价值的‘一户多宅’农房”等政策,曾玉香一家有了全新的选择:将黄泥房交由村集体统一收储,再到村集聚点建新房,或者用宅基地换住房,到县城农民集聚安置小区申请一套安置房。“老房子回收能拿近两万元,加上每人4000元的搬迁补贴,经济压力小了不少。”曾玉香说。

  柯城区也正加快推进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采取出租、合作、合资等方式引入工商资本,激活闲置资源。今年1月,郑金荣等9户九华乡新宅村农户拿到农村宅基地资格权、使用权证书,成了衢州市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有了这些,我可以放心地把房子租出去。”郑金荣告诉记者,他和妻子长期在外打工,儿子在杭州读大学,村里房子全年居住时间不超过20天,拿到证书当天,他就毫不犹豫签下了协议,将使用权证书交给上海乡伴文旅集团,由他们统一打造成民宿,“装修不用花一分钱,每年还能拿5万多元租金和分红,划算!”郑金荣说。

  目前,上海乡伴文旅集团已投资800多万元,租下新宅村10栋农居的空置房间,改造成风格时尚的31个房间、100个床位,进行统一经营管理,并带动村民为住客提供原生态农产品、餐饮服务。

  10栋农房,体量虽不大,意义却很大。长期以来,杂乱的、难看的、被闲置的农房经过整治与改造,成了重要的风景和资产,也正在撬动乡村环境变迁与产业升级。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