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各地新闻>> 1977年,他的命运因高考而改变

       从小生活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落后、荒凉,读高中时,必须翻过大大小小7座山,步行六七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达学校所在的镇子……在那个年代,对于已经当了两年民办教师的赵耐元来说,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转正,成为公办教师,堂堂正正地吃上一口“公粮”。

       走出大山,还能去首都北京上学,这都是他想都不敢想的。幸运的是,1977年的高考,彻底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人物:赵耐元
 
       高考时间:1977年
 
       就职单位:中国铁通山西分公司
 
       A 翻7座山才能到学校 教室还得学生自己盖
 
       现年60岁的赵耐元出生在吕梁市中阳县牧峪村,在他的记忆里,那是一个偏僻、荒凉的村子,隐藏在大山深处,在整个县里也是穷得“挂了号”。全村总共也就30多户、100多口人,村子里只有小学,还是只能上到三年级,四年级时赵耐元就不得不到公社所在地去上学了,那里离他们村有10里地。等到上高中时,因为他们公社没有高中,他必须翻过大大小小7座山,到距离他们村70里地的另外一个公社,每次都得走上六七个小时,才能到达。那时的高中只上两年,然而,这两年却给赵耐元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1973年,16岁的赵耐元顺利考上了中阳县暖泉公社暖泉中学,这所中学已经成立有一年,赵耐元是第二届学生。当他到达学校时才发现,学校连个像样的教室都没有,他们就在一个简陋的棚子里上课。因为离家太远,赵耐元基本上一个月才回去一趟。每逢周末,他就会和其他不回家的同学一起帮学校盖房子。搬砖、烧砖、当小工……到高一后半学期时,赵耐元和同学们终于有了上课的教室。此时,已是秋天,天气越来越冷,新建的教室里阴冷潮湿、寒气逼人。“那会儿也不像现在,没有暖气,更不用说空调了,我们60多个同学就靠一个铁炉子取暖,柴火还得我们自己去找。”赵耐元回忆,“大家生活条件都不好,脚上穿的几乎都是布鞋,能穿上件黄大衣那就算条件好的了。坐在教室里,一个个都是蜷着身体,实在冷得不行了,就站起来跺跺脚,搓搓手,一个冬天下来,很多同学的手、脚全都生了冻疮。那会儿卫生条件差,也没有什么药,实在熬不过去了,就用热水烫一烫。”
 
       B 经常用面汤撑肚皮 没过多久就又饿了
 
       外界环境的艰苦或许忍一忍就过去了,那时,最让赵耐元难以忍受的是挨饿。“那会儿供应短缺,学校基本上是两顿饭,一顿是高粱面窝窝头,一顿是豆面、和子饭,经常吃不饱。”赵耐元说,因为吃不饱,他们很多人养成了喝面汤的习惯,用汤撑肚皮,一个个都撑得快要走不动路,可肚子里没有“实在货”,一泡尿的功夫就又饿得前心贴后背了。
 
       因为吃不饱,赵耐元每次回家,母亲都会给他带点儿干粮。“要么是炒面,就是把莜麦炒熟了,磨成面,吃得时候,拿开水一冲,搅和起来就能吃,方便。要么就是把窝窝头切成片,烤干了带着。”赵耐元说,“就这,也不是说想带多少就带多少,还得看家里的情况,即便有足够的粮食,上学路途遥远,也只能量力而行,根本不够吃。所以,每个月都得精打细算,尤其是快到月底的时候,更得盘算好了,就怕熬不过去。”
 
       有一次回家,正好赶上下大雪,路上湿滑难走,赵耐元和四五个同学刚走了一半的路程就饿得扛不住了。“本来就好几天没吃饱,想着就是回家拿粮的,没想到路那么难走,消耗的体力也多,几个人歇着歇着就都哭了,那种滋味要不是亲身经历过,你根本想象不出有多么难受。”赵耐元说,后来,他们硬挺着走到了一个村子,遇到一家好心的村民,给他们每人做了一碗“抿圪斗”,这才又有力气坚持着回了家。“那应该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爽口的饭。”赵耐元说,那一天,原本6个多小时的路程,他们足足走了10个小时。
 
       在赵耐元的记忆里,那个年代最好吃的应该是5分钱一个的烧饼,然而,因为囊中羞涩,他也只能远远地看上几眼。“高粱面窝窝头估计是世界上最难吃的东西了,因为面磨得粗,吃的时候会拉嗓子,经常都是硬着头皮往下咽。”赵耐元笑说,“那会儿每天吃的都是粗粮,天天吃、顿顿吃,吃得人都觉得恶心,而且没有什么调料,就连醋、酱油都没有,吃面的时候能撒点儿辣椒面、放点儿咸盐就很好了,没想到现在吃杂粮倒成了一种时尚,而且各种调味品也多了,特别是年轻人,还觉得蛮好吃的。”
 
       C 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公办教师
 
       1975年,赵耐元高中毕业后,因为学习刻苦,被公社选派到57农校当老师。“说是学校,其实,也没有明确的教学内容,学校里有牛、驴、马,还有地,我们每天的任务就是带着学生耕种、锄地、收粮食、喂牲口,没上过一天课。”赵耐元回忆,农校干了一年后,正好赶上国家鼓励各个乡镇办高中。“也没有什么公开的选拔、考试,完全靠推荐,我家是贫农,再加上上学时学习也不错,还是班里的学习委员,就被推荐当了民办老师。”赵耐元说,这一年是1976年,因为上学时数学、物理、化学学得不错,所以主要教这3门课程。
 
       “高中毕业教高中,现在看来有点儿不可思议,可在当时那个年代,确实就是这样的,我的好多学生年龄都和我差不多,甚至比我还大。”赵耐元说,在自己的同学、朋友圈里,他还算是比较有思想、有理想的一个,很多人没怎么上过学,可能不到20岁就已经成家,和祖祖辈辈一样,过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曾经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也会像他们一样,很是沮丧,成为民办教师后,就觉得有些奔头了,最起码不用再和祖辈们一样,继续耕田种地了。那会儿,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转正,成为一名公办教师,那就意味着我能端上‘铁饭碗’,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了。”赵耐元回忆,“当时,我们的工资就是挣工分,公办教师比民办教师能多拿点儿工分。”
 
       1977年11月初的一天,公社领导从县里开会回来,传达了恢复高考的消息,这让赵耐元很是兴奋:“从1966年开始,十多年都没有组织过高考,一下子又恢复了,对于我们来说,这真的是一次不容错过的机会。那会儿汾阳师范在当地是很吃香的,因为从那儿出来,就意味着能转正,能成为公办教师,所以根本没想着能上大学,就想着哪怕是考个中专,只要能分配、能转正就行。”此时,距离高考仅剩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复习资料,没有参考书,赵耐元就抱着仅有的几本课本盲目复习起来。
 
       D 很幸运考上首都一所大学 感觉像做梦一般
 
       单纯地“转正”思想让赵耐元不敢有太多的奢望,考试前填报志愿,外省的学校他一个都不敢想、不敢报。此时,他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中阳县城,没能走出大山。
 
       “考了多少分不知道,分数线是多少也不知道,报的全是省内的学校,收到的却是北京交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真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幸运之神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眷顾了我,直到现在,都感觉像做梦一样。”关于高考,赵耐元用“稀里糊涂”来形容,他甚至想不起具体的时间,只记得当时已是冬天,报的是理科,考了3门。
 
       记忆深刻的是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已是晚上八九点了,赵耐元已经躺在炕上准备睡觉了,突然听到村里的喇叭在广播:“赵耐元、赵耐元,你已被北京交通大学录取,赶紧到大队来领通知书。”“当时,就像是被雷击了一样,噌地一下就从炕上跳了起来,直奔大队。”赵耐元说,那一夜,他失眠了,是21年来第一次失眠,兴奋、激动之余,对未来又充满了期待。
 
       “全县有几百人考试,初选入围的只有3个,最终通过体检、政审的只有2个,另一个上的是山西大学体育系。”赵耐元说,这些也都是很多年后他才知道的。赵耐元笑着说,是自己运气好,误打误撞给考上了。但细细回想起来,赵耐元觉得高考的成功还是得益于两年的民办教师生涯,让他没有把学校学习的知识荒废了,而且一直在巩固、加深。
 
       “最后录取的时候,好像也不是完全按照志愿来,而是根据大家的成绩,够上哪个学校就上哪个学校,能上北京的学校,说明我的成绩还是不错的。”赵耐元说。
 
       就这样,赵耐元走出了大山。第一次坐火车的他因为没有买上座票,又担心丢了行李,就在车厢交汇的过道里站了一路。“那会儿的火车也比较落后,走风漏气的,估计是吹着了,一到学校就感冒了,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赵耐元说,大学时,他学的是有线通信专业,1982年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太原铁路局临汾分局临汾电路段,从一线的技术人员到通信副段长,再到中国铁通临汾分公司经理。这期间,他结婚、生子,2005年,又被调到太原,担任中国铁通山西分公司副总经理,一直到2016年退居二线。
 
       这一路走来,赵耐元很是感慨:“要没有高考,我的人生肯定是另一种境况,也许还在小县城里当老师呢,是高考让我走出了大山,是高考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