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李津逵:广西梧州—深圳人的充电桩

        深圳人只需花一个周末,就能乘高铁,到广西梧州做一次放慢脚步、对话内心的充电之旅。
    
        高铁两小时,丈量大湾区

        从深圳到梧州,高铁两小时。留心观察窗外,可大致了解西江流域地理风貌,对大湾区城市群空间结构有所感悟。

        7:03分发车,10分钟后,列车进入一个隧道群。这里是东莞南部山区。改革开放后,东莞北部水乡接受广州辐射,先行发展;近二十年,则是南部山区接受深圳辐射,后来居上。出了隧道群,是虎门站。这里是山海衔接的平原,虎门和毗邻的长安,曾在中国百强镇排名第一和第三。

        7:18分左右,列车进入一条长长的隧道。对照地图可知,铁路从河床之下穿过珠江。当窗外再次亮起来时,看到的是番禺的一马平川。这里的地名是“新垦”、“万顷沙”。千年之前,这里是一片海洋,西江北江与东江把上游泥沙裹挟下来,形成一望无际的沙田。唐宋以来,先民举全族之力,胼手胝足筑堤围堰,围垦沙田成为宗族兴教济困的公产。广东历史上9位状元,6位出在富集沙田的南番顺一带。

       列车通过南沙的庆盛站,到达大湾区的高铁枢纽广州南站。车门打开时,离出发仅28分钟。 从深圳北出发1小时,全程刚过一半,列车到达三水。三水因西江、北江、绥江相汇而得名,是珠江三角洲最上游,因水质好成为饮料企业聚集地。著名的健力宝就出在这里。西江和北江,像一对快乐的姐妹,一路从北从西跑到这,拉一拉手,各自开枝散叶,加上从江西南下的东江,一起冲积出一片沧海桑田的珠江三角洲平原。列车驶上一座铁桥,跨过西江与北江“拉手”的水道——思贤滘。左望西江,右顾北江,车轮驶过铁桥,发出沉稳的震动。转瞬即逝却令人无法忘怀。

       10分钟后,肇庆东站。肇庆地处北回归线,这条阳光直射最北的界线,经过地球上16个国家地区,多属沙漠草原。唯有中国境内雨量充沛、林木繁茂。肇庆因有七星岩、鼎湖山等名胜,被誉为北回归线上的绿洲。需要强调:世界级大城市群都位于北温带,唯独粤港澳大湾区处在亚热带。每年旅游季节时间最长,在制冷技术高度成熟的当代,大湾区无疑有宜居宜业宜游的天然优势。

       肇庆东站是铁路的立交枢纽。我们走南广高铁,头顶上通过的是广佛肇城际铁路。高铁换乘城际在肇庆市中心实现了。按大湾区轨交长远规划,目前已建成不到三分之一。未来人们可以从跨省高铁转乘跨市城轨再转乘市区地铁,大湾区将在全国十多个城市群中率先实现城市轨道交通一体化。

       此行最后的半小时,列车穿过一系列的隧道群,每当出了隧道便见丘陵和山地,象极了意大利托斯卡那山区。这里是大湾区西北部,绿树青山,鲜有城镇。列车时速246公里,基本行走在肇庆市域(出省界20公里即是梧州),而广佛肇城际的终点只在肇庆东南一角,可见肇庆要有上万平方公里的山区县不通城际轨道。如果看整个大湾区,除去肇庆、惠州、江门的丘陵和山区,5.6万平方公里内,轨道交通覆盖范围大约在3~4万平方公里,与东京湾区相当。可说是密不透风,疏可走马。大湾区内那些不近高铁城际和高速公路的村落,可能成为“英格兰人安放心灵”的美丽乡村科兹沃茨。而大湾区范围外一些高铁直达的城市,像广西的梧州、贺州,湖南的郴州、衡阳,江西赣州,都可能与大湾区形成紧密的人员往来和经济互补。据说,梧州的年轻人乐于周末乘高铁到广州玩一天。我们走的方向与之“对冲”,未来这种同城感会不断重塑空间概念。

      大河到此称西江

      就像长江从宜宾开始,西江从梧州开始。一条发源于云南曲靖的大河,一路随着支流汇入变换名称,先后叫南盘江、红水河、黔江、浔江,到达梧州始称西江。盖因梧州位于浔江和桂江汇流处,桂江上游就是桂林漓江。桂江清,浔江浊,自北向南的桂江,自西向东的浔江,在梧州汇入西江,很像岷江与金沙江从宜宾汇入长江。

       我们住在桂江东岸老城的星卓酒店,恰有面对桂江的江景房,凭窗望去是江西岸的珠山,跨桂江的两座大桥都在眼底。在桂江汇入西江的江口位置的鹭江大桥是一座中承式钢拱桥,红蓝两色的钢拱,到了夜晚,灯光闪耀,梧州人称它为彩虹桥。另一座大桥是桂江一桥,将桂江西岸的珠山景区和东岸的骑楼城连在一起。珠山脚下距江面有30米高江岸,江面星星点点,细看是游泳的人。清晨有更多人在江面游泳。偶尔有装着集装箱的大船从桥下穿过,一条小船在江心撒放虾笼。也许考虑游泳者的安全,航道部门规定,船只不可在这段江面停泊、掉头。   酒店楼下是沿江大道。桂江边叫桂江路,绕到西江边是西江路。背后是梧州著名的骑楼城。站在马路上,看到的不是桂江,而是一道高墙。这是在江岸矗起的一道20米高的大堤,沿台阶可以走到大堤上,大堤高度相当于堤内三层楼。骑楼街上不少建筑临街立柱上装有系船的铁环。据说,一旦雨洪造成内涝,大水会漫到二层楼高。  滚滚西江东去,经三水散入珠江三角洲后,汇入中国南海。40年前,珠江三角洲开始工业化城市化,仅用20年,人口增速超过200%,为保护工商业和居民财产,珠三角大堤修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坚固。于是,洪水季节时,西江下游入海不畅,倒逼江面不断提升。梧州一发洪水,淹到二层楼。梧州干脆加修这道大堤。今天大堤建成一条市民散步慢跑的绿道,面街高墙做成一道梧州历史文化墙,但这不能根本免除洪水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大湾区这片世界级的通江达海城市群,在生态上有着与生俱来的忧患。

       必看的博物馆和领事馆

       了解梧州历史,一定要看博物馆和领事馆。

       列车到站是上午,我们直接打的去梧州市博物馆。博物馆位于桂江西岸珠山山顶,门前左侧两个高大铁柱是江边系船设施,上面“总府”二字告诉我们,梧州曾是两广总督府所在地,且是明朝设立的第1个总督府。博物馆镇馆之宝,是一个青瓷的骑士俑,制于南朝,为一级文物。博物馆将其放大,做成雕塑,放在正门前广场上。表现的是三个仆人扶着一个贵族模样的人上马。两广地区自古并非马匹产地,贵族遇到了鲜见的牲口,第一次上马显得战战兢兢。   梧州地处岭南。从陶器青铜器和铁器文物看,铁制刀剑修长的形制我是第一次见到,其他器皿与湖南、湖北出土文物差异不大。这应是秦汉以降汉文明自北南下来到岭南的见证。

       从博物馆往山下步行300米,是英国领事馆。建筑兼具中西风格,四边有适应热带气候的走廊,前面是6条柱式架起的拱券。从大门进去,左右排列办公室、住所。1897年,中英协定比照长江要求清政府开放整个西江流域。在当年叫白鹤岗的这片地方,英国人买下土地建领事馆后,其他几个西方国家也在梧州设领事馆。1918年春,桂军数人登山游玩,英领事放出狼狗咬人,桂军排长为自卫打死洋狗,后被英领事署威逼而遭枪杀。1925年“五卅”一周年纪念日,梧州各界示威游行,群众包围英国领事署,抗议英方暴行。英国领事逃到香港,不敢回梧州。1931年广西省省长、爱国将领、曾统一广西的黄绍竑以政府出资25000港币将领事馆买下,收复梧州英领署,“英国的政治势力退出了广西”。1932年,梧州市在珠山建滨河公园,并在领事馆旁树立纪念碑,碑额上题写“还我河山”,这里当年是爱国主义教育地。一种阴差阳错的安排,在梧州种下中英双方仇恨的种子,过早结束了梧州的对外开放进程。在梧州用滴滴叫车,得到回复从来不超10秒钟,7块钱起步价。一次,出租车行驶前方,老人在街心招手,司机把车停在路边,问去哪里,原来是同路,司机对我们说:“拉上他们吧,他们行动不便,不会叫车,路上走的车都有人叫过了。”无需我们同意(当然我们会同意),两位老人就上了我们的车。

       让脚步慢下来的骑楼城

       两江三岸分出东西两城。桂江之东曾是苍梧古城所在,两千年前赵佗册封其弟赵光,这里便是苍梧王城,在清代是苍梧县城。1897年梧州对外开埠后,洋人洋货进来,华侨走出去,梧州成为西江上仅次于广州的港口城市。20世纪20年代,华南很多城市开始了拆城墙修马路的改造。梧州改得最彻底,拆了城墙,还将城内街道坊巷全都拆除,重新规划建设,街道宽度可双向行驶汽车,街角做了弧形倒角。临街建成四层高骑楼,烈日当空或倾盆大雨,人们都能在骑楼长廊信步。骑楼临街面基本单元是5米宽,和英国小城镇上的TOWN HOUSE一样,立面和山花千姿百态,记录了当时的材料、工艺和审美情趣。百年过去,22条骑楼街、500多座中西合璧建筑,形成特色独具的历史文化街区。在广东福建,骑楼并不鲜见,但像梧州骑楼街这样的层高和规模不多见。   骑楼城中的生活让人回到几十年前。那时候,临街人家是在骑楼走廊中架张小桌吃饭的;那时候,小学生放学三三两两说笑打闹着回家;那时候,中老年可以打赤膊在街上走;那时候,可以在门前大河游泳不必担心污染。如今在梧州,可以看到我们的“那时候”。老城最繁华的大街上,以招牌菜葱油鱼闻名的粤友酒家,营业时间是:午市11:30~14:30;晚市17:30~20:30,正好是八小时工作制。服务员说,20:31就没得吃了,因为20:30准时下班。 站在梧州老城,仿佛站在二三十年前的广州或深圳。时间过去了,我们得到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我们身处何方,又将向何处去?我们最应珍视的东西又是什么?

      老城与新城,哪里是梧州?

      由于离广东太近,梧州看上去是个广东城市。人们讲粤语,吃粤菜。政府机关牌子多写汉语不写壮语拼音(我只见过一处写壮语的)。假如不是街上成群的摩托车和偶尔看到老友粉这样的广西特色,你一定会觉得,这是停在八九十年代的一个广东县城。

       在老城,沿街行人和店铺伙计悠闲自在,步行其中便一步穿越百年前西江门户,而商号千家的盛况,会以淡淡的忧思提醒我们身在何处。整个城市真是一座慢城,是深圳人的一个周末充电桩。

       南环路是骑楼城中一条东西主街。街上有一家梧州著名的粤菜酒楼,大东大酒楼,是爱国将领李济深上世纪20年代创办,保持着八十年代广州典型酒家的样子。餐馆人不多,更不见商人白领边吃边谈生意。纸包鸡是酒楼特色,各种调料浸过的鸡块用麻纸包好下油锅,汤汁不外流、滚油不内渗,滋味到位。只是吃上去非常考验牙口。我们点一道皮蛋芥菜,分量很大,说明店家实在。临近中秋,酒店推出各式月饼,我们尝了咸味五仁月饼,味道、用料、口感都挺正宗,直追正宗广州酒家的月饼。

       临回深圳那天,我们到这里喝早茶。7:30时大堂已快坐满。各台桌上坐的都是老人,平均看上去超过80岁,服务员大姐指着对面一位老阿婆说,她已经90多岁了。每张桌上坐着几个老友,共用一把水壶,各自一把茶壶。桌上或放一瓶三花酒,或是用二两的玻璃杯打上一块五、两块一两的散酒。老人家有的侃侃而谈,有的凝神倾听,也有的低头慢慢抽烟。他们会把炒粉中的牛肉夹给老友,或把三花酒斟给故交。看得出,几十年来,他们常常这样享受早晨。   桂江之西是片新城。最热闹的地方是个购物中心,叫旺城广场。目测街上人群平均年龄比老城年轻20岁。旺城广场首层中央正举办街舞大赛,二层三层挤满了围观的年轻人。顶层有电竞场和游戏大厅,还有大型儿童游乐园。旺城广场卖手机的地方,同一楼层有多个华为、OPPO和 vivo在竞卖。广场内的餐饮,东北、西北、湖南、四川口味齐全,麦当劳、必胜客俱在,唯独缺少梧州本地特色。城市在时尚化时,也成为时代特点清晰、全无地方特色之地。假如没有对岸的骑楼城,梧州和其他中西部县城有何不同?想到这里心头一紧。 

       听茶店老板讲哲学

       来梧州一个重要原因是找六堡茶。这是黑茶的一种。两年前在南宁初尝此茶,味道醇厚、粗犷,令人难忘。   西江大道内侧有一条商业步行街,沿街商铺有很多茶店。按网上指引,我们找到三鹤六堡茶的专卖店。这里简直是六堡茶的陈列馆,不同年份不同价格不同包装应有尽有,其中“老茶果”、“老茶婆”,我这个外行闻所未闻。
坐下品茶,店主钟老板闲聊两句,让我刮目相看。他说,上年纪的人就不要买饼茶了,因为要等它变化,等变化完成时,你年事已高,不一定能享用到。假如传给儿孙,他们不懂价值,本来是十万元的茶,两万元贱卖多可惜,上年纪的人还是买散茶好;他又说,这里是用自来水泡茶给你喝,可能降低一点茶的品质,回家用好水泡,茶味会比这里喝的更香。以前本地人喝不到六堡茶,都是去南洋、泰国马来西亚香港的人,水土不服,喝一点六堡茶身体就会舒服,所以六堡茶在南洋非常畅销。
    
 
     论到本地民风,他说,梧州让人学得不懂拼搏。这是一个养懒人的地方。去广东打工的人都不是梧州人,是周边山区的人。梧州人不会去打工。以前梧州狗市火爆,但没做下去。珠宝也很火,但三角债严重,你欠我,我欠他,一个人跑掉,一串儿都死。   傍晚夜幕初降,彩虹桥流光溢彩,白天少有人走的街道,开始熙熙攘攘,骑楼城的泛光亮了起来。梧州这座让我感慨很多、获益很多的城市,是大湾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像一个充电桩,让我们放慢脚步,充充电,调整一下行走座标,再精神百倍地向着有意义的方向努力。


   (作者系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副主任)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