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一座城市是否需要常备一座“小汤山”?

   4月15日,雷神山医院“关门大吉”,但新冠肺炎疫情带给我们的思考仍在延续。

     每一座城市,不管当前的医疗水平如何,当面对重大疫情暴发时,都可能遇到传染病医院救治能力不足的问题。在这个时候,传染病应急备用医院就显得尤为重要。

     这不禁让我们思考:是否每座城市都需要常备一座“小汤山”?

   1 应急备用医院不止“小汤山”

  17年前,全民抗击“非典”给社会和城市发展留下了深刻记忆。

     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中,以小汤山医院模式为代表的疫情防控应急措施被再次启用。在武汉,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拔地而起,其他城市也纷纷建造了类似的应急建筑。综合来看,备而急用、备而常用和备而专用,是目前国内传染病应急医院的主要用途类型。

     备而急用:小汤山医院模式

     2003年4月,在北京市昌平区中心10公里以外的小汤山镇东北部,小汤山“非典”定点病房区在7天7夜内紧急建成。

     2003年6月,最后一批患者康复出院。当时北京市初步决定:暂时不拆除小汤山医院,将其作为北京市预防“非典”疫情反弹的收治基地,继续保留一段时间。

     对于上述决策,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流行病首席科学家曾光曾在2010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做好先期规划,包括民用、医用设施配齐计划。如果北京市出现大规模疫情、比较危急,其他地方处理不了,就能转移过去。”

     “小汤山不是北京市唯一的选择,我们还有别的医疗机构。但它是一个选项,能不动小汤山,就尽量不动,不能让北京市失去这个选择的机会。”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真的来临了。

     2020年3月16日,为做好新冠肺炎疫情的境外输入人员疫情防控工作,北京小汤山医院重新披甲上阵。由于2003年收治非典患者的临时建筑已于2010年拆除,这一次是在原址上新建病区。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原急诊科主任、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医科大学心肺复苏研究院院长王立祥认为,小汤山模式这类应急医院主要是为应对一些临时出现的或者突发疫情而紧急建设,属于临时性、战时性的应急医院。

     备而常用:“平战结合”模式

     “平战结合”模式即平时按综合医院运转、有重大突发疫情时转为传染病专科医院。

     2003年“非典”过后,广东省卫生厅制定《传染病收治体系建设指导意见》,提出用一年半的时间,完善覆盖全省城乡的、可应对重大疫情的传染病收治体系。

     2004年,广东省省政府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确定为全省唯一一个省级应急后备医院。从此广东省的应急医疗队,以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为依托,在平时作为一般性公益医院运营,一旦发生公共卫生事件,则要承担应急救援任务。

     同为一线城市的深圳,则是采取了“现有医院+小汤山医院”的模式,在原有传染病专科医院——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扩建场地上,采取小汤山医院模式的装配式建筑技术,使用20天时间快速建设了二期工程。

     其他一些城市也采取了类似的做法,比如中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在篮球场空地等位置分两期扩建了“小汤山医院”,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港区医院原址扩建了“小汤山医院”,疫情后也将按照”平战结合”模式运作。

     备而专用:“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模式

     非典过后,上海为进一步提高传染病医院的救治能力,将上海市传染病医院整体搬迁至金山区,创立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

     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是以传染病科为主、其他科为支撑的综合性医院,也是全国拥有负压床位最多的医院。

     相比一般传染病医院,公共卫生临床中心还集合了科研、防预、治疗和教学等多种功能,可以应对一般的传染病流行暴发,在规划时预留了扩建场地可以在需要时紧急扩建。因此,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不仅可以保障绝大部分疫情期间的集中隔离救治,也可以在重大疫情期间给重症患者提供非常好的救治条件。

     相比之下,西方国家在应对重大公共卫生事件时,一般较少使用全面动员、强制隔离手段。部分原因是这些国家认为日常加强防疫检疫已经足够;另一方面,这些国家也认为已经制定相对完备的应对重大公共卫生问题的应急预案,遇到突发状况按部就班处理即可。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情况特殊,正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所说,“这张考卷题目超纲了,并且没有标准答案”。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开始借鉴中国经验,以更好应对疫情。被誉为“生命之舱”的方舱医院,成了各国效仿学习的重要对象。

  2 应急医院有什么不一样?

  首先选址很讲究,应急医院的选址尽量避开城市人口稠密区,医院与居民区相隔200米以上。

     以北京小汤山为例,一方面医院需要远离市区的大片空地,另一方面,空地附近最好具备指挥办公的成熟设施——位于昌平区的小汤山正好符合这两个条件:小汤山有一个200多张床位的国家级疗养院,而旁边恰好有一大片空地,是疗养院预留的发展用地,正好可以用来建传染病医院。

     其次,传染病应急医院不同于普通医院,排水、排污、排气都有极为严格的要求,需独立规划设计。为防止污染气体溢出,病房需为专用负压病房,保证病房气体统一收集排放。综合医院传染病隔离病区设置在医院的下风向位置,与普通病区保持50米以上的间距,并确保传染病区的自然通风。

     第三,病区必须设计有专门的医护通道,病人走病人的,医生走医生的,同一建筑病人和医护不走一个门;而药品、食物、衣物等物品的传递,都要通过双层玻璃的传递窗口,不能直接接触。

     而传染病医院收治的病人通常分为两类:“确诊”和“疑似”。这两类病人需要分开治疗。因此,整个医院从设计上就划分了东区(疑似非典)和西区(确诊非典)两个病区,中间有条马路隔开,每一个区都规划有6排复合轻钢板材板房,这些板房可以像搭积木一样被迅速组装起来。

     除此之外,医院还需要建设大量的配套设施:氧气站、焚烧炉、化粪池、太平间、消毒系统、呼叫系统、吸引系统、氧气管线系统、污水处理系统、生活供应中心、液化气供应站、雨罩、甬路、隔离等。

     由此可见,传染病应急医院的效率和安全性注定要高出综合性医院太多太多。这种医院,是一座紧急状态下的城市战胜病毒的最大希望。

   3  是否需要常备一座“小汤山”?

  王立祥认为,我国一线城市以及一些二线城市,建立应急医院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大城市人群密集,城市的内外部环境很复杂,潜藏着一些重大隐患,一旦暴发,会影响到广大公众的身心健康。比如重大传染病、不明原因疾病、重大的食物中毒或者职业中毒等,这时候就需要常备的应急医院。

     首先,应急医院便于集中收治,早隔离早治疗。集中收治是重大疫情防控的有效手段。建设应急医院,集中收治患者,做到早发现、早隔离、早治疗,能够有效扭转疫情的被动局面。

     其次,空间隔离,避免交叉感染。全国各地的应急传染病医院,都对不同区域的隔离划分提出了严格要求。以火神山医院为例,不仅医疗区与生活区分开,还设置清洁区、半污染区、污染区及医护人员专用通道和病人专用通道,严格避免交叉感染。

     第三,除特殊时期,“小汤山” 们可另作他用。以南京版 “小汤山”——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为例,它于2013年开工,2015年建成。

     早在设计之初,它便是按照国际一流传染病综合医院目标打造,是传染病专科医院。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南京版 “小汤山” 得到充分使用,第一时间响应疫情。而在平时,医院也并没有浪费。它作为社区医院,为附近村庄提供服务。

     这不仅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资源浪费,也为周围医疗便捷带来提升,可谓一箭双雕。

     然而,常备一座“小汤山”需要大量的资源支撑:土地空间,医疗物资、药品储备乃至金钱,这些都是巨大的消耗。

     因此有人建议,与常备一座“小汤山”相比,方舱医院可能是更好的选择。方舱医院不仅具备专业的医疗条件和医疗水平,还更加灵活多变。会展区、体育馆……它几乎能在任何一个空旷的地方,迅速建起一座 “医院”。

     这样的好处是,它可以随疫情发展情况,灵活选择医院搭建地点,方便患者就近看病。

     王立祥认为,虽然应急医院从基本属性上有共性,但每个城市也有其不同的地域和环境,以及公共卫生事件的特点,所以城市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设计、准备、制定个性化的应急力量。

     无论采取何种模式,面对重大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时,如何做到有备无患,才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 2013年6月29日修订
2、《我们的城市,应该建设什么样的传染病应急备用医院?》,公众号“项目思维”,2020年3月7日
3、《广东将完善传染病收治体系》,新华网,2003年8月8日
4、《小汤山:世界奇迹是这样产生的》,甘铁生,台声,2010年
5、《专家建言:超大城市都应该建“小汤山医院”》,财经杂志,2020年1月27日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