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张蕴岭:疫情将加快全球化结构调整

  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使经济全球化面临诸多挑战。在3月14日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召开的“疫情冲击下的经济全球化”专家网络座谈会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蕴岭发表观点,他认为疫情不会让全球化死亡,但会给全球化带来重要影响,其中最直接的影响是政府政策与企业化战略。

  全球化有四个大的要素支撑。一是多边的开放体系,二是国际化经营和国际供应链,三是政府以增长导向的开放政策,四是公民的支持,即公民认为他们可以从全球化中得到好处。

  这次疫情在世界扩散,给全球化带来了重要的影响,其中最直接的影响是企业化战略以及政府的政策。我们可以把影响分为两波。第一波是中国作为全球供应链中心,疫情导致了停工停产,供应链断裂,进而导致了生产运行危机和消费拉动危机。供应链断了之后企业没法再进行生产,与生产相关联的经济活动停滞。同时,消费拉动与生产是相连的,消费拉动趋势在下降,很多产品和服务没有消费,比如旅游、餐饮业都受到了极大影响。目前,第一波眼看就要过去了,中国的疫情减弱,各个地方都开始逐步复工,在这个过程中要采取紧急措施恢复国际供应链产业。

  但是,接着就来了第二波,更多的国家出现了疫情,导致全球的生产、消费、金融开始崩塌,各国实行更严厉的封堵停措施。短期直接的影响是经济增长速度下降,市场恐慌加剧,金融风险增大,中长期的影响还值得进一步观察研究。但是,目前有几个方面的事实是很清楚的:

  第一,很多国家的政府政策会更加转向强调内向性、内向发展、自主发展和有保障的发展等。怎么调整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第二,企业战略开始重新调整。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全球供应链的形成,很多大企业都实行零库存供应制度。这种制度大大节约了成本,加速了贸易投资的发展。但是,这样的供应链是非常脆弱、危险的。一旦出现重大突发事件,如疫情、气候变化、战乱等情况,就可能使供应链中断。可以预期,将来调整的趋势是缩短国际供应链环节。至于怎么调整也有待于进一步观察,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些核心的东西往国内退缩的趋势应该是会发生的。另一方面是缩小环节链距,尽可能把主要的供应集中在比较少数的几个节点上。过去一个产品有的多达到20多个环节,这样的环节体系成本低但风险大,有可能会发生调整,这对原来产业链的节点布局带来比较大的影响。多个节点供应链中心会发生调整与变化,小区域化布局可能会受到重视,在保障供应链上也会采取更多的具体措施。可以说,疫情危机前,大的变化主要是政府的政策和多边体制;而疫情后,企业经营战略调整会发生变化,需要深入研究。

  第三,疫情推动了新生产业,除了公共卫生相关的产业之外,主要是网络数据产业的技术升级和普及化。有观点认为,疫情会让全球化死亡,我觉得这个说法不正确。全球化的结构调整在疫情前已经开始了,这一次只是加快了结构的进一步调整,而且调整的广度和深度是非常大的。全球化的构成、全球化的基础还在,不能说倒退。比如,新型产业空间型的大网络、大数据的全球化会加速和加强,原来很多产业链的构造可能转为网络大数据;此外,还有产业结构的变化,经济的新型化、消费的新型化,可能也会加速调整。

  这种情况下,我们要研判新的形势,要有新的战略、新的政策,在国际舞台上也要有新的话语权。疫情前,我们主要捍卫的是原来全球化的基本体制不要变,因为还有这么多的发展中国家刚刚加入,也是有必要的。但全球化结构的调整是一个必然趋势。在这一轮疫情中,大数据、大网络得到迅速发展,比如教学系统。就我们自己而言,要利用新的形势把国际经济结构和国内经济结构调整相结合,加快国内经济调整的步伐。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