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下一步经济怎么走?林毅夫这么说

       近期,一系列经济数据陆续公布。为者常成、行者常至。围绕下一阶段我国经济工作前进方向,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北京大学国发院名誉院长、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给出几个关键词:“两个‘近底线’、两个‘难持续’和两个‘待改善’。”

       以下为林毅夫教授的观点摘编:

  所谓两个“近底线”,一个是经济增速已经滑落至政策底线附近。为按时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今明两年的GDP增速至少需要6.2%;另一个是失业率接近政策底线。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的“从业人员”分项指数连续9个月处在低位,城镇调查失业率7月、8月和9月分别为5.3%、5.2%、5.2%,接近今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的预期目标5.5%左右。

  两个“难持续”:一是外需虽然表现出一定韧性,但难持续。全球经济景气仍然处在下行通道中,正呈现出全球经济同步下行的共同特征。有全球经济“金丝雀”之称的韩国出口增速自2018年5月出现负增长以来,已连续9个月处于负增长状态。二是内需,今年7月、8月,我国社会零售品总额的增速明显低于6月;投资仍然是我国内需的主要引擎,但制造业投资受产能过剩和利润增长放缓影响,其增速在最近两个季度持续处于低位。

  两个“待改善”:一个是实体企业的经营状况虽有好转迹象,仍急待改善;另一个是,实体企业融资难问题虽有所缓解,仍急待改善。

  这些问题改如何应对?我认为主要有三点:

  一要稳预期。在全球经济增势减弱、不确定性增多,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结构性矛盾仍然突出,经济发展面临多方面挑战,稳预期显得尤为重要。稳预期是稳定经济增长、消除不确定性的重要前提。今明两年有必要将全年GDP增长稳定在6.2%的水平,以保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按时完成。

  二要补短板。我国是一个储蓄规模庞大,债务规模适中的发展中国家。2018年,我国储蓄率为44%,是其他国家平均储蓄率的两倍;同期我国债务占GDP比重为254%,低于发达国家平均债务水平。我国融资结构为债权型融资(主要是银行信贷)所主导,因而我国国内债务规模上升有一定的合理性与必然性。因此,宏观政策一方面要防范‘高杠杆’可能带来的风险,但另一方面又不能一味地强调‘去杠杆’,特别是不能刚性快速‘去杠杆’。同时,也可考虑,全面客观地评价基建投资的商业模式,适度放松地方政府的债务约束,发挥基建投资‘补短板’、稳增长的关键作用。

  三要“优监管”。有必要优化监管方式,把控好金融监管政策的推进节奏,重塑影子银行与民营企业之间必要的“毛细血管”。同时,也有必要重新梳理和审视“资管新规”,给市场调整留出时间,给表外转表内留出空间,也给健康的表外业务留出生机。

       (作者系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