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匡贤明:多用改革办法释放消费潜力

       近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在不确定因素增多、经济下行压力持续的形势下,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发挥消费对经济增长的基础性作用,发掘近14亿人的大市场的巨大潜力,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基石。

  一方面,这个市场规模在不断扩大。2011年我国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为18.7万亿元,2018年则达到38.1万亿元,实现了倍增。其中,“十二五”时期年均增长13.8%,2016年至2018年年均增长约10%。

  另一方面,这个市场的结构在不断升级,消费升级态势明显。国家统计局从2018年开始公布服务消费指标。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城乡居民服务消费占比为42.6%,2018年服务消费占比为44.2%。2019年上半年,服务消费占比为49.4%,比上年同期提高0.6个百分点,消费升级趋势明显。

  展望未来,我国消费还有比较大的升级空间,还有比较大的消费潜力。这一内需潜力不仅是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也是我国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有利条件。同时,也要看到,我国消费潜力、内需潜力及由此蕴藏的增长潜力不会自动释放出来,也不能主要通过宏观政策调整来刺激,它有赖于相关的体制机制环境,这就需要“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

  第一,以进一步的市场开放扩大有效供给。我国在物质产品供给上基本实现了充分供给,市场竞争激烈;但一些城乡居民最急需的服务,有些供给还存在比较明显的短缺,有些供给质量不能满足社会需求,有些服务标准还偏低。比较典型的表现在健康、教育等方面。这个“有需求、缺供给”的矛盾客观上制约了潜在消费需求的释放。有效释放消费需求,需要进一步加大服务业市场开放力度,以市场机制扩大服务供给、提升服务质量。

  第二,以农村改革释放农村消费潜力。2018年,我国城乡居民消费水平分别为33282元和13062元,农村居民消费水平为城镇居民的39%。要释放农村消费潜力,在加快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同时,需要进一步深化农村改革,农村“三块地”改革进程,以此明显提升农民财产性收入,提升农民的消费能力。

  第三,以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增强居民消费能力。比如,进一步提高劳动者报酬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在2016年52.2%的基础上,争取尽快达到55%以上。此外,还需加快完善社保制度,解决消费后顾之忧。

  第四,以进一步开放释放消费潜力。从我国消费发展历程看,消费市场扩大、消费结构升级与开放直接相关。当前,中国消费市场与全球市场紧密结合在一起,释放消费潜力离不开高水平开放。预计未来15年,我国进口商品和服务将分别超过30万亿美元和10万亿美元。这不仅能有效满足城乡居民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而且能提升相关领域的竞争度,推动相关企业转型升级。这就需要加快构建积极扩大进口的体制机制。

     (作者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