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诸大健:垃圾分类,开弓没有回头箭

       中国最早的垃圾分类是在2000年,当时上海北京都做过试点。十多年过去,又一波新的垃圾分类上线,这不会是过去的简单重复。想当年东京启动垃圾分类叫作垃圾战争,笔者把这一次始于上海的垃圾分类称作垃圾革命。既然是“革命”,就不是马到就能成功的,但这将是一次新的起点。

  笔者注意到,围绕垃圾分类舆论有不少吐槽,这些吐槽大致可以分为三类:要不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分类定点定时的做法,以及中国的垃圾分类就是搞不好。

  对于垃圾分类要不要做的问题,回答是刚性的。谈到垃圾分类,大家谈得最多的是现在已经到了刻不容缓、没有退路的时候了。垃圾已经逼到我们眼前,容不得我们思考要不要进行垃圾分类的问题了。我们要在2035年基本实现生态文明,光有GDP的增长是不够的,我们还要在垃圾处理方面赶上来。

       垃圾处理是城市最大最困难的挑战

  有人说,先搞好GDP,垃圾问题可以慢慢来。但城市就跟人一样,不仅要“吃”好、“穿”好,“新陈代谢”也要好。垃圾就是城市的代谢,一旦代谢不佳,城市不堪重负,这座城市在为市民提供高品质生活上就会打折扣。

  根据测算,中国目前每人每天产生的垃圾已经超过1公斤。如果不想在将来陷入被动,现在就必须更加积极地考虑垃圾处理的问题,采取主动、有效的措施,实现垃圾分类。

  垃圾就是污染,面对污染,全世界的通行原则就是谁污染谁负责。这不是你愿不愿意进行垃圾分类的问题,而是这就是你的法律责任,每个人都要对自己造成的污染负责。所以,对于要不要问题的回答是刚性的,这里面有强度也有硬度。

  在水、气、土、渣等城市环境问题中,垃圾处理是城市最大和最困难的挑战,不能等待每个人的觉悟提升,有时候需要采取集中治理,然后转化为全社会成员的长期坚持与习惯养成,这样才能取得实效、巩固成果。

       垃圾分类标准应因地制宜

  第二,关于垃圾分类怎么做的问题,吐槽最多。一是干垃圾湿垃圾怎么分,二是定点定时,很多人感觉不方便。虽说城市应尽可能为市民生活提供便利,但是,扔垃圾这件事是一个例外。垃圾分类就是要让大家不方便,因为垃圾本身是污染,处理污染的事情怎么能够随便方便呢?如果市民扔垃圾太“方便”,整座城市的运营就不方便了。

  垃圾分类是一定要做的,但怎么分,需要有温度,也要有弹性。每一座城市的垃圾分类标准应该是因地制宜的。上海的垃圾实行四分类:干垃圾、湿垃圾、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这是因为上海是东南沿海城市,土地稀缺,对垃圾的处理方式以焚烧为主,所以垃圾分类要分出干与湿,便于焚烧处理。

  垃圾分类要由后端处理模式来决定。比如中西部如果以填埋垃圾为主的话,不分干湿垃圾也没问题。垃圾分类的方式是要因地制宜的,是灵活的、也是弹性的,但一旦通过主流讨论决定后,全民就要遵循此分类。

  垃圾分类的规定是约定不是规定,定时定点的做法不是一刀切,也是约定的。上海提倡不同的社区可以有不同的方案,通过这样的做法给人们一点温度感,有一点人情味,让人们逐渐适应这种变化。

       垃圾分类要形成系统性工程

  第三,人们很担心这一轮垃圾分类行动烂尾。因为在过去十几年的垃圾问题上,后端处置措施没有跟上,影响了前端的积极性。这一次不一样。垃圾处理有四大环节:上游的投放,中游的收集与运转,下游的处置。上海这次颁布的条例针对的是所有这四个环节,不仅前端要做到分类,后端也是一样,形成一个系统工程。

  对于能不能做成功的问题,我们要做好持久战的打算。中国城市需要3-5年才能把垃圾分类的环节完全做到位,而人们垃圾分类的习惯需要十几二十年才能形成。

  既然垃圾分类是大潮流,我们就要围绕这一潮流多动脑筋,人们的关注可以从争论要不要做、怎么做和能不能做成转变为如何将垃圾分类做得更有效率,如何让这个事情做得更快更好,让每个人能更快受益。

      (作者同系济大学可持续发展与管理研究所所长)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