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陈明:空心村是城镇化必经阶段,不必谈虎色变

       近一个月来,农业农村部两次公开谈及“空心村”问题,先后从乡村治理和产业发展等多个角度进行了工作部署。比如,7月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乡村产业司司长曾衍德指出,解决好“空心村”问题,根本还是要发展乡村产业,引发了广泛关注。

       空心村与乡村振兴并不相悖

  有些人谈空心化而色变,总把空心村看成是农村发展的问题甚至痛点。这种认识是肤浅的。空心化是城乡融合发展的一个必经过程。在城镇化的大趋势下,村庄的消亡与壮大、城市的崛起与没落,都是人口布局和经济格局变动所带来的自然历史过程,不必为之伤感。我们更应关注的是人的安顿与人心的安放。

  空心村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对待空心村的态度及政策上。不得不说,近年来部分地方针对空心村的政策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其一,推进乡村基础设施建设不宜违背人口布局规律。一些地方,面对乡村人口减少的大趋势,还盲目上马大型的基础设施项目,几千万投下去只为几户人家服务,无论是投资效益还是后续维护都不经济;

  其二,村庄撤并搬迁不宜搞“一刀切”。一些地方希望通过人口相对集中居住来解决空心村问题,要求全部村民搬入集中社区。但他们通常忽略了其中有一部分专业农户,需要靠近农场居住,而且要有必要的农业设施场地和用房;

  其三,乡村人才振兴不宜“一哄而上”。乡村振兴需要人才,但我们要把真正需要的人才识别出来。一些务工者、小农户通常没有足够的技术和资本支撑来完成有效的生产活动,盲目鼓励他们留村、返乡不具有实际意义,应尊重人力资本的配置规律和他们的自主选择。

  总体看,近期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对部分地方的工作偏差具有一定的校正作用。6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将通过行政办法和经济激励等措施鼓励空心村剩余人口向中心村转移。7月1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相关负责人提出,通过发展乡村产业来吸引资源要素,把人留住,以此来解决空心村问题。

  这些举措在一定程度上考虑了城乡人口布局和经济发展趋势,对于破解空心村问题具有积极作用。

       空心村治理,还要加强“政策瞄准”

  不过,要想真正实现乡村振兴,现在的一系列政策还需要在政策瞄准和精细化上狠下工夫。

  比如说空心村剩余人口的迁移问题,中心村恐怕不是人口迁移的最终目的地。当前的城乡人口布局与经济要素配置的规律不相匹配,如果以城乡收入均衡作为一个基本衡量指标,还要有数亿人进入城市,而不是停留在中心村这个层次。谁要进城、谁不进城、进什么城,这些问题还要有细化的政策设计。

  再说乡村产业问题。产业兴旺是一个大尺度概念,是就乡村产业全局而言的。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只是热闹,成就不了繁荣。发展乡村产业,必须对乡村和农户的类型有一个合理划分。

  当前,我国乡村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城中村、城郊村和经济发达村;二是典型农区村庄;三是生态脆弱地带村庄。所谓空心村主要出现在后面两类村庄。
从世界通行规律而言,这两类地区的产业主要是规模种养业。而这些年已显示出的一个趋势是,规模种养业中,专业农户开始崛起。所谓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健全供应链等措施,受益者主要是这些人。据我的估算,未来专业农户数量还会有一个较大幅度提升。

  但即便如此,更多的处于留守状态的居民将何去何从?如若不能让劳动者稳定进入经济分工系统且逐步获得平均水平的收入,任何产业政策都不具有持久性。这不是一个单纯的乡村产业问题,而是涉及一个国家产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

  总之,空心村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农业农村现代化道路上种种过渡性问题的集中反映。无论是强化乡村治理,还是发展乡村产业,都要把政策瞄准对象搞清楚。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