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周天勇:应当立即停止“一刀切”的拆违拆迁

       最近,个别地方在林区景区违章加杂贪腐建设别墅,还有个别地方违章建造大棚毁坏农田,特别典型、关乎民意,中央予以批示拆违和处理,很有必要,非常正确。但是,现在一些部门和地方片面理解中央的意图,有的机械和形式主义地加以放大,有的地方变成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要一刀切地将所有违章都要拆除,已经危及到就业、创业、增收、消费和经济景气。

  土地是人类生活和生产的立足之地,几乎一切经济活动,都离不开土地和土地上的建筑物。中国投资建设领域的审批准入监督项目和环节太多。世界银行评价中国营商环境时,认为市场主体准入方面提升很快,排在前位;但是在建设施工领域排名在121位,营商环境有待改善。他们还特别提到,在中国工厂要建一个仓库,需要很多道审批手续,等很长的时间。在这种环境下,中国相当多的建筑物是非法建设的。如当年深圳建设时,由于人才、人口和企业来的太多,建设企业和住宅,用地等如果都到上面报批,有关管理层光给深圳审批,都来不及。于是,几乎一半多住宅、办公楼和企业是未批先建的。还有的建设是在这个政府部门审批了,那个政府部门没有审批,这个部门认为是合法的,那个部门认为不合法。先租先建,然后再征,这个部门批了,那个部门没批,后来再慢慢合法化,或者永远也合法不了等等,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城乡建设领域普通存在。

  然而,忽有一夜拆风吹,千房万棚倒下来。一些部门和一些地方片面理解中央对个别事件的处理,加上不合理和合理的各种举报,甚至去查清还没有举报的违章建筑和设施;有举必查,有违必拆,有拆必尽,而且要有责必究。

  由于问责越来越多,越来越严,于是拆违建,所有的都要拆除,以免被追责,状态上成了全国城乡一场轰轰烈烈的拆违运动;形式上成了一刀切,只要违章的,管它有没有用,管他能不能合法化,管它拆除后会发生什么后果,先拆了再说,几乎所有有点问题的建筑和设施都可能难以免遭拆除。如果对深圳所有的违建都举报和清查,再进行追责,深圳市可能得拆掉一半多。

  市场经济是一个有限责任经济。如有限责任公司,就是市场经济的一大发明。认缴一定的资本,投资者和创业者去冒市场的风险,可能90个成功了,10个失败了。失败的公司和投资人,创业者,以所缴纳有限资本范围内负责,破产和清偿,不涉及其家庭、子女、父母、亲戚。但是,中国忽然条条块块、行行业业刮起一股追究无限责任之风。特别典型的是,民营企业到银行去贷款,要结婚证,夫债妻负;要户口本,创业者债子女和父母还;押上全部家当,企债家还;甚至要求一人借债,要求亲戚朋友担保,诛连九族亲朋。硬生生把一个有限责任经济,搞成了无限责任经济,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变成了农耕自然经济。作者要说的是,无论是经济,还是行政治理,有限责任,是一个社会经济既有规范,又有活力的机制。如果仅有无限责任,而无任何做事和失败的宽容,创新、活力等等将荡然无存。这个社会必定将失去发展的动力。

  对于投资建设应当加以区别。一个市场经济社会,人们的投资、建设、创业、置业等,先是要冒市场经济的风险,人们要辛苦劳作,勤俭积累,再进行投资,建设施工一个建筑物或设施可能要倾其所有。由于上述建设领域营商环境有待于改善,过去一些投资建设建筑,难免有各种各样的违章违规。也难免遭各种各样各个方面可能的举报。有举必拆、有责必究,共同作用,可能将许多投资建设和置业毁于一旦。

  为什么发生大面积和运动式的拆违?原因诸多,一是不加以区别,不向上面反映实情,害怕追责,明哲保身,不论三七二十一,拆了安心。二是一些地方,为了土地财政,长时间拆不了的,加一理由,大面积拆迁,将建设用地腾出来,去高价出让。比如一个村子,有300亩,于是找各种农民违建的理由,加以拆除,100亩让开发商来开发,让农民上楼;200亩建设用地,去挂牌卖地,收入财政。三是一些部门在拆建中表现出他们的工作,体现他们的政绩,现出他们有权力。四是个别权力部门的个别人,暗中让人举报,再让违建人求情,从中寻租。使拆违势态越来越错综复杂。

  形式主义拆违的后果已经开始显现,如果一刀切和运动式拆违,不紧急加大制止,再继续扩大和蔓延下去,会造成一系列的经济问题。

  一是重创和压缩就业机会,城乡失业者将会大规模增加。相当规模的就业机会存在于违章建筑物中,如工作室、商店、工厂、客栈、餐馆等等,去究其违章,总是有这样和那样的问题,如果真要全部拆除,将会损失以千万计的就业机会,使本来就很困难的稳就业雪上加霜。

  二是重创农民回乡创业。现在城市制造业和经济收缩,加上不论什么样的城市,都互相学习,抢大专和大学以上的人口,促普通劳动力和人口回乡,近3亿在城务工的普通劳动力都有这样被挤回农村的压力,拆城中村,拆城市违建,拆城市的农贸等市场,更是让他们无存身之地。既是这样,我们是不是可以给他们在农村创业的天地呢?在农村创业,不能脱离土地,脚不着地,在空中进行呀,总是要以地为本和为基础呀。这也不让建,那也违章,整个就把农民创业的空间给堵死了。他们回乡,一个劳动力就几亩地,种地亏损,总得给他们一个挣点收入的路子吧?如果以亿计的农民还是种地亏损,不能土地上创业,会怎么样呢?

  三是影响农民和城市低收入居民收入增长。农民种地亏损不赚钱,2017年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只有13432元,城镇户籍居民却有41100元。如果不让他们在土地上投资建设,建点大棚等创业;他们的宅地不能作为资本投入农家乐,不能加建,不能搞点设施发展旅游观光农业等。那他们的收入从哪里来呢?城镇把所有违建的商店、餐饮、街区都拆了,小业主们就失去了收入,原来就业的人就失业了,他们的收入就受到了影响。

  四是如果一刀切和运动式的拆迁不紧急制止,可能造成经济增长速度大幅度下行。因为大规模的拆迁影响的是投资、创业、就业、收入和消费能力。民间投资被处处是违建的吓唬收缩了,而且投资建设的领域也一扫而越来越少,民间投资会减少;而创业就业置业受到影响,居民收入越来越少,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越来越弱,工业品就更卖不出去了,生产会更加过剩,如果对近期的响水化工事件再一刀切地全国关停,大拆与大停叠加,经济增长速度可能下滑1到1.5个百分点。

  五是很可能把市场经济和传统文化等拆掉了。现在城乡都好大拆大建。城市要把城中村拆光,要把临街商铺门店都封墙堵窗,只要是违建的都拆光,建设宽敞现代化的大道大街,建几十和数百层的高楼。于是城建设发展起来了,市没有了;雄伟的建筑物起来了,经济收缩,甚至没有了。上述300亩有民院民宅的村子,拆掉了250亩,地方政府拿去卖了,给农民在50亩地上建了几十层高的楼,让上楼了。原来平面的村邻市井,变成了柱子形的高楼一两幢。楼起来了,村邻市井没有。

  我们的体制是,住宅用地供给太少,地方政府为了多卖钱而饥饿供地;住宅不能外像其他国家一样,居民可以合作建房,可以私人建房,也可以由房地产开发公司建房。我们只有一条渠道,开发商建房。地方政府为了土地财政,开发商为了利润,减少土地、调高楼层,于是城中村和低房矮房都得大拆除,城乡住宅大建设而高楼林立。看不到在国外那样高矮错落、大街小巷布局、别墅庭院格局的城市和乡村景观。

  从许多国外城市和乡村建设看,他们很多不是大拆大建,而是城市和乡村再造。大拆,可能把村弄文化、传统建筑、邻里关系、社会交往、市井社区、就业机会、商业气息都拆掉了;大建,可能全是整齐划一的高层和超高层建筑,宽阔的大道大街。这样的城市宜居吗,这样的乡村景观好看吗?我认为,没有城中村,没有错落感,没有农家宅院,没有高低、大小、现代与传统这样的建筑街区生态,实在是村不像村,城不像城,再加上现在一些地方又兴起的大小统一黑底白字的广告牌,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太难看和太难受了。

  目前小产权房有70亿平米之多,建设部和过去的国土部每年都要吆喝吓唬要坚决拆除,但多年也没有拆除。我就怕此风越来越强烈,问责越来越严,忽有一天如果那个城市的领导心血来潮,敢作敢为,拆起已经以亿为计的人居住的小产权房来,不知道会捅出什么样的社会稳定方面的马蜂窝,然后让中央为他们去收场。

  现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已经是到了见墅心惊、遇棚胆颤、闻响身抖的地步了。为稳就业、创业、收入、消费和经济增长着想着急,笔者认为,要科学建设和治理,一刀切和运动式的拆违和关停应当紧急停止。

  (本文作者介绍: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公众号天勇看经济zhouty-tjj)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