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武汉科技大学教授:50岁退休是劳动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我国未来97%的老年人必须依靠居家社区养老,因此,养老服务的质与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区治理及社区服务的完善。]

  众所周知,一国“老年人”界定的唯一依据,就是法定退休年龄。

  由于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男女退休年龄均不低于65岁,因此,西方统一将65岁以上的人口称为“老年人”;而在中国,由于女工人退休年龄为50岁,而男人的退休年龄为60岁,因此,我们将60岁以上的人口称为“老年人”,但令人十分尴尬的是:我国女工人的法定退休年龄是50岁,女干部是55岁,那么,50岁退休的女工人,究竟算“中年人”,还是算“老年人”?

  早上当你走在上班的路上,晚饭后当你在广场上散步时,你总会不经意地发现到处都是广场舞,人们习惯称之为“大妈”广场舞,实际上应该叫“嫂子”广场舞!她们太年轻了,她们的身姿、舞步与节奏简直太惊艳了!你不禁会问:50岁退休的女性算是“老年人”吗?

  50岁退休是劳动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大家知道,我国基本养老保险是“双轨制”,分为两大体制:一是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其参保对象主要是机关、事业单位、企业职工及城镇灵活就业人员;二是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其参保对象是没有加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全部城乡适龄劳工。

  (1)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截至2016年底,我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的参保人数为2.78亿人。他们的法定退休年龄分别为:男性60岁;女特种工45岁,女工人50岁,女干部55岁。

  (2)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截至2016年底,我国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参保人数为5.08亿人。他们的法定退休年龄分别为:男性60岁,女性60岁。

  截至2016年底,我国两类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参保人群总计为7.86亿人,若按体制类型划分,其中,城镇职工参保人数占比为35%,城乡居民参保人数占比为65%;若按法定退休年龄人群划分,在中国基本养老保险参保人数(7.86亿人)中,约有83%的男女参保人是60岁退休,而只有作为女性城镇职工参保人,其退休年龄低于60岁(45岁、50岁、55岁),这一人群占比约为17%。

  因此,在我国基本养老保险7.86亿参保人中,只有1.39亿女性城镇职工的法定退休年龄低于60岁,而其他6.47亿参保人的法定退休年龄则全部都是60岁。

  也就是说,处在就业弱势的女性“城乡居民”需要年满60岁才能退休,而具有就业优势的女性“城镇职工”却可以50岁退休。很显然,这是制度的不统一,也是劳动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中国老龄化加剧,延长退休年龄成为必然

  中国是一个拥有13亿多人口的大国,但人口老龄化正在加剧。

  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达2.41亿人,如果再加上50岁退休的女工人,这一被抚养人口的规模更大,这必将加大后代的抚养成本及社保缴费负担,这就是所谓的“代际转移负担”;与此同时,随着人口老龄化,我国年轻劳动力所占比重不断下降,劳动力的增长速度也同步下降,进而导致劳动力供给短缺,劳工成本上涨过快,无形之中增大了企业经营成本。

  换句话说,上一代人退休越早,老年人规模越是壮观,则下一代人的社保缴费负担就会越沉重;同时,全体劳工退休越早,则劳动力供给就会越紧张,劳工成本就会上升越快,不利于企业发展、不利于社会进步。

  那么,我国法定退休年龄究竟应该确定多少岁为合适?

  很显然,民众对于延长法定退休年龄的态度,许多网上调查都是多余而无聊的,因为99%的地球人都是反对延长退休年龄的,不管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这根本用不着调查,谁不愿提前退休享受生活?这是人的天性使然,无可厚非。然而,作为理性决策的政府,则必须全盘考虑社会养老负担,长远规划劳动力供求均衡,尤其是随着人口预期寿命及身体素质不断提高,以及人们体力劳动的不断减少,这使得逐渐延长法定退休年龄成为历史必然。

  比方,早在1935年,美国就将男女法定退休年龄定为65岁,1983年美国立法决定将现行法定退休年龄从65岁逐渐延长至67岁,目前美国男女法定退休年龄为66岁,到2027年将提高至67岁。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法律明确规定:当雇员达到法定退休年龄时,雇主不得强制要求雇员退休,但前提是雇员暂不办理退休手续,暂不领取退休金,而且还要继续缴纳社保税。

  因为美国实行的是弹性退休制度,比方,美国目前的男女法定退休年龄为66岁,但它允许最早可在62岁申请提前退休,但退休金要比正常退休金扣减30%;与此同时,美国奖励自主延迟退休,也就是说,如果你年满66周岁不办理退休手续,也不领取退休金,那么等你将来实际退休时,就会提高退休金发放水平,但这种奖励最大退休年龄为70岁,如果你70岁才办理退休手续,那么,你的退休金将比正常退休金要高出30%。因此,美国雇主不得强制要求雇员退休。

  在中国,女特种工45岁可申请退休,女工人50岁必须退休,女干部55岁必须退休。这是“中年”劳动力的巨大浪费。我国实行的是强制退休制度,不得提前退休,也不得延后退休,只要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单位就会强制要求你办理退休手续,并开始领取退休金。因此,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我国后代的社保缴费负担越来越沉重。

  其实,在西方国家,随着家庭劳动社会化、专业化、职业化,许多家庭妇女已被解放出来,她们也有强烈的“社会劳动”的诉求。即便是年满66周岁退休的美国老年人,他们参与志愿者人数的比例也是各类人群中最高的,他们在全年参与志愿者服务的平均时间也是最长的,因为退休不是等死。美国科学家实验证明:能够走出户外经常参与社会服务的老年人,平均寿命可以延长10岁。这大概正是老年人“被需要”的社会价值体现,也是“夕阳红”的一种心理需求与行动表达。

  在全美CEO薪酬百强排行榜中,绝大多数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巴菲特控股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中,几乎都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还有一位董事90多岁!特朗普(男)与希拉里(女)两位“老人”参加竞选美国总统时,恰好都是70岁。

  日本现行《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规定,对于有工作意愿的人,原则上把65岁定为“继续雇用年龄”。日本政府最近决定修改该法律,逐步把年龄上限提高至70岁。首先将把维持雇用员工至70岁定为企业的“努力目标”。自2019年度起,政府还将对积极雇用老年人的企业提供支援。在此基础上,2019年以后将讨论修改《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允许工作到70岁。

  2018年9月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未来将会实施3年大改革,将日本打造为“终身不退休社会”。

  2018年6月14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政府会议上发布退休年龄改革方案,男性退休年龄从60岁推迟至65岁,延长5年;女性从55岁推迟至63岁,延长8年。延长退休年龄的实施将经历很长的过渡期,计划2019年开始该进程,以便分别在2028年和2034年逐步实现男性65岁和女性63岁退休。

  97%老年人依靠居家社区养老,服务供给异常短缺

  事实上,中国延长法定退休年龄也已迫在眉睫。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达2.4亿人,而养老服务供给却异常短缺。按照官方口径,我国老年人的养老服务模式为“9073”,即90%的老年人居家养老,7%的老年人社区养老,3%的老年人(主要是失智失能老人)在养老院养老。

  也就是说,我国未来97%的老年人必须依靠居家社区养老,因此,养老服务的质与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社区治理及社区服务的完善。目前我国社区服务空虚,尤其是缺少专业化的社工(社会工作者)、社会化的义工(志愿者),以及职业化的家庭工人(家庭护理及家政钟点工),这一缺口至少需要5000万大嫂和大妈介入填补。

  如果将我国男女法定退休年龄统一至60岁,那么,首先有利于制度公平,让城市女性与农村女性一样在法定退休年龄上实现制度平等;其次,可以新增50岁至59岁的城镇女劳动力大约5000万人,她们只需要通过职业化资质培训,这些大嫂、大妈就可以作为专业而熟练的“家庭工人”,直接进入社区服务及养老服务岗位,获取不菲的高附加值工资。当然,这样的专业上岗有别于草台班子的“家政工”,她们将是专业的“护工”、“护理”或家庭工人。很显然,家政工不再是农民女工的专利,它必须专业升级、职业换代,并使家庭工人真正成为一种体面而受人尊敬的职业。

  传统地,中国大妈退休后大多沦为自家保姆、封闭在家中,却不能作为社会资源为社会共享,这也是一种社会资源的浪费。专业人做专业事,如果有大批专业化的中国大妈介入社区服务和社区养老,那么,家庭老人的护理和照料,就会由社会化、职业化、专业化的家庭工人来承担,而不必由家人辞职或请假在家侍候。

  这既是劳动力的节约与利用,也是专业化的社会分工,更是家庭妇女被解放出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平等,这将极大提升社会经济活力及公民参与意识,将被动养老变成社会资源。事实上,养老并不是被动的“生命倒计时”,更不是单纯地等待社会救济和帮助,服务人、帮助人也是一种幸福和体面。

  (作者系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教授,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