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黄明:企业家要抓住上市的黄金时代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金融学教授。198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并获得物理学硕士学位,此后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分别获得理论物理学和金融学博士学位。2005年7月他在康奈尔大学约翰逊管理学院担任金融学教授,此前曾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担任副教授兼助理教授。1996年至1998年在芝加哥商学院做助理教授,2004年至2005年间以及2008年他在长江商学院工作,担任副教务长和金融学访问教授。2006年至2009年4月还曾任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院长。

  黄明从2008年8月份起担任英利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2007年成为中国石油(601857)天然气集团公司的企业年金基金管理董事会非执行董事,2008年又在兴业全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年金基金董事会任非执行董事一职。自2009年10月份开始担任花样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独立非执行董事。黄明还是众多中国政府特设机构(如国资委)及公司(如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中国东方航空(600115)公司、中国航空油料总公司及许多非国有企业)的咨询专家。 

  美国经济正在缓慢复苏

  赢周刊:由美国引爆的金融危机发展到今天,很多人都在关注全球经济金融的现状。根据您的观察,美国这个“重灾区”的经济是否已经恢复正常了?

  黄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市场,基本上稳定下来了。美国唯一有一个资本市场的区域没有恢复正常,就是以房地产抵押债权证券化为代表的市场,基本上还晾在那儿。我有一批朋友现在在美国不断被裁职。说白了,全球的投资者曾经相信美国印出来的证券化、世界债等等打包的产品,自从被烧了一次之后,全球投资者得花很多年才回到这个市场,监管方也在把这个市场的规则重新建立,在这个过程中市场基本上没有发行量。

  不过,美国市场非常健康,照样在全球领先。至今全球最大的投资还是以美国、欧洲为主的投行,很难取代。所以它的资本市场整体恢复过来了,但美国银行信贷现象没有改善很多,这也是美国发展的困难。

  赢周刊:近期的一系列美国经济数据令市场极为失望,促使部分原本比较乐观的经济学家都怀疑美国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众多投行及金融机构纷纷下调了美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您怎么看美国经济的走势?

  黄明: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后,国内很多学者说美国政府、美国央行(在狂)印钞票,这么(大把大把)花钱,美国迟早要通胀而且通胀得很厉害。我一直提醒大家不要信这些人的预测,因为很多人在国内研究生活了一辈子,隔着大洋去预测美国,肯定不太准确。虽然我在美国生活了20多年,对美国更有发言权,但宏观预测不是我的专长,我(的研究方法)更多的是很朴实。

  我就看《华尔街日报》找几十个美国的对宏观有预测能力的经济学者,他们预测完了把平均数、最高、最低值报出来,我信任他们的预测,因为他们是靠这个吃饭的。根据他们的预测,危机出现后,不管美国央行怎么给系统补充流动性,没用!因为美国政府的影响力非常有限,美国央行把窗口打开,让银行可以低成本大量贷到款。(但)美国银行在危机爆发一年后,手上守着1万亿(美元)多余的资金不往外贷,一是担忧坏账,二是对美国经济复苏没信心。不管央行怎么印钱,银行不往外贷、企业不敢花钱。老百姓以前靠借钱花钱,全球投资者买这些抵押债券、证券化产品,把钱借给美国人,让美国人到沃尔玛消费,现在美国人没人给他借钱,他得靠自己边省钱边消费,央行印那点钱有什么用?当时很难预测美国会通胀,几年以后看这个预测是对的。甚至去年美国还在担忧紧缩风险。

  最近不管国内宏观学者怎么说美国要通胀,你别信他们,你上网站上看美国10年国债和30年国债的利率。假如美国10年、30年的国债利率还是3%,你就知道美国市场认为10年内通胀风险不大。美国几千亿、几万亿的资本在这个市场上赌的就是他们的饭碗,他们用自己的钱来表态,认为美国通胀就是这个水平。

  美国(经济正)基本上按我们的预期来恢复,但还没恢复得特别好,失业率还是很高、楼市还有破产的现象、银行贷款还有问题。所以美国经济现在开始有往上走的趋势。

  美国两大核心竞争力仍然很强

  赢周刊:您如何评价美国经济的核心竞争力?

  黄明:(次贷)危机来的时候,很多人讲美国衰败论,讲中国要取代美国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2008年底时我就说过,美国的两大核心竞争力依然存在,甭说在中国,欧洲和日本想花50年赶上美国的核心竞争力都很难。两大核心竞争力,第二号核心竞争力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全球最领先、最成熟、最庞大的金融体系;第一大竞争力是以美国西部为代表、硅谷为代表的,通过研发创新,一个接着一个产业去垄断去颠覆。

  全球顶尖的信用评级机构是美国的,全球顶尖的审计师、会计事务所是美国的,全球顶尖的投行是美国的。金融界的钱基本上被美国赚去了。资本市场要搞好,其实很难。

  讲一个故事,安然是美国第七大企业,发现做假账后轰然倒塌,走向破产法庭,股票狂跌到零!美国的法庭、检察院要把安然的董事长和CEO、CFO打到监狱里面去。一个30多岁没有任何政治后台的检察官,专门负责把安然的董事长和CEO打到大牢去,他先把CFO抓住,逼着那夫妻俩合作。美国是靠证据说话的国家,假如CFO不开口,没有足够证据把董事长和CEO打到监狱去,(所以)他得逼财务官开口。财务官首先顾着自己的利益。检察官跟他们夫妻俩说,你们要是把证据拿出来,到法庭上告董事长和CEO,你们两人每个人(判)7年监狱(有期徒刑);如果你们不这样做,我有足够证据判你们每人13年(有期徒刑),你们看着办。结果夫妻俩就谈判,我们可以(坐)7年(牢),但老公先进去坐7年,然后老婆再进去坐7年。原因很简单,他们有三个特小的孩子,他们希望总有一个家长把孩子带到大学。后来检察官让步了,他们俩分开坐牢,马上倒戈告董事长和CEO,结果把董事长和CEO的罪证摆在这儿,各判十几年大牢,尤其是董事长绝对要死在大牢里面,董事长干脆先来个心脏病死了,得了。他这一死,向最高法庭申诉的过程还没结束,在美国申诉是你的权利,申诉完了才算最后有罪,申诉没完就不算有罪,结果他在高价套现1亿美元的赃款,他老婆可以留着慢慢享用。美国多么看重法庭,全社会都认为有罪的人,他的申诉权没享受完,这1亿元就收不回。

  这个故事最精彩的是最后一句话:被三十几岁没有政治后台的检察官不依不扰、想尽手段要打进大牢、逼他上死路的董事长,是全美国社会公认的当时美国总统小布什的铁哥们。小布什在多个场合说安然董事长是他的铁哥们,小布什在得克萨斯州镇的生涯起步,安然一路给他捐了巨款,让他先当了州长再进了白宫。你们想一想,一个资本市场,一个公认的总统的铁哥们无非就做了点假账,居然被一个没有政治后台的人不屈不饶把他打到大牢里面去,把他逼上死路。有几个国家能做到这一点?

  能做到的国家都有极其健康成熟的资本市场。为什么这样?资本市场从来都是有钱、有权、有势的人欺负无钱、无权、无势的人的理想场所。“理想”在于什么?你要靠别的渠道去欺负别人,你想赚1亿,没那么容易。但你想在资本市场通过一点特权,违规一把、利益输送一把等来1亿,简直太容易。

  资本市场要想搞好,必须把特权者打下去,让法制是第一号,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资本市场才开始守规矩。老鼠操作市场、内幕交易利益殊荣、虚假披露赚不了钱,就只能做价值投资,只能做巴菲特。只要投资者都按价值投资来做,股票定价就合理了。定价一合理,你就可以敞开,谁爱融资,谁爱投资,这才是一个成熟市场。

  赢周刊:要造就像美国那样成熟的金融体系的确需要很漫长的过程,而要追赶美国的研发创新实力也不容易。

  黄明:美国的第二个核心竞争力是通过研发创新,不断创设新的产业,在新产业的前20年、30年的垄断期间把全球的利润宰了。这个故事对深圳、广州以及其他广东的企业都有参考价值。我今天上午走访企业,盯着问的问题是你的研发从哪儿来?第二代赚了第一代的钱,马上想到第三代、第四代。没有研发能力的企业对我来说就像没有生育能力的奶牛,把身体的奶挤完了就没有了。

  我1986年在美国,当时美国有个企业是彩电的发明者REC,经营不下去了,后来卖给汤姆逊,多年以后一块儿卖给TCL。1986年(REC)卖给汤姆逊,全美国媒体骂美国的企业界,说我们美国真是败家子,我们发明一个产业,就被别人掏空一个产业。REC卖掉之后,从1986年到现在,美国没有制造一台彩电,虽然彩电是他们发明的。当时我一看来错国家了,美国不行了,后来看到一个学者写了一篇文章他说这是自然现象,跟美国的核心竞争力完全吻合。

  美国就是创新研发,一个接着一个产业,研发出来了,就把几十年的垄断利润赚了,一旦日本、欧洲人学会怎么玩了,就让他们玩去。我补充一句,中国人一旦学会怎么玩了,全球利润就“歇菜”了,没赚的,是残酷竞争。

  从1980年代去看,在二战之后,全世界哪个新产业不是美国发明的?从激光到半导体、彩电,航空制造的确是欧洲人发明的,但美国人的波音把它做到了极致,还有金融业。1980年代之后,世界上所有新的产业毫无例外都是美国人发明的。比如电脑、互联网、苹果、包括衍生产品,又到全球去忽悠了一批利润。这种打法就是一个产业周期。不管看哪个产业,比如我问你彩电是高科技还是传统产业?你的答案是得看是什么时候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是高科技,垄断利润,这个世纪就是夕阳产业。所以一个产业从发明、垄断到走向成熟,它的利润急剧下滑,美国人把前一段赚了,日本人、欧洲人把后一段赚了。我多么希望中国企业不要光赚夕阳、快落山的那一段(利润)。

  政府要给予企业家安全感

  赢周刊:在您看来,优秀国际企业的判断标准是什么?

  黄明:靠研发、高品牌在全球主流市场赚巨额的高端利润,这种企业才叫优秀跨国企业。中国有几个?我想来想去凭良心只能拿出一个,就是华为。而且我对华为稍微宽容了一点,它远远还没垄断。华为可以靠垄断赚钱,处在日本和美国企业之间,这就是中国的状况。可是美国比华为强大的企业一大堆,没法数。我们甭跟美国比,一个5000万人口的韩国轻轻松松能拿出四个企业跟华为抗衡,三星绝对比华为厉害,LG、SK,还有现代。在这样的状况下,我看到我们国内媒体说中国要取代美国在国际经济中的地位、美国完蛋了,我听到这句话很辛酸。

  我认为美国的核心竞争力还是非常强大,不要低估了。美国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儿?你想想每一个产业的先机都被你挖掘了,你必须有几大竞争力。第一,你必须有全球第一流的大学。这个美国有,欧洲、日本要赶100年都赶不上。第二,把全球移民人才为你所用,这个美国有,欧洲、日本赶200年赶不上。第三,你必须有强大金融市场能跟创新产业结合起来,美国有,欧洲、日本差远了,中国有一批。我觉得在核心竞争力方面,中国有可能跟美国拼一拼,欧洲、日本希望不大,但需要中国政府创造条件。

  赢周刊:您认为中国政府应当怎样去为企业创造条件?

  黄明:我支持广东省把污染、低利润率的产业挪到内陆去。我不是不同情农民工,农民工会到内陆,挪过去还是会雇他们。中国企业界的稀缺资源是什么?有国际竞争力、高研发、高品牌的企业很少。这种企业需要第二个稀缺资源来扶持,就是明智的、理解、保护民营企业的地方政府。不要因为他一点税、一点卫生、一点劳务工就把它卡死了,广东和浙江等少数地方属于明智地保护扶持、理解民营企业的地方政府,这是中国的稀缺资源。这种稀缺资源应该用来培养第二种稀缺资源,就是有国际竞争力的研发创新的企业。我每回来广东都特高兴,因为中国有一批在国际上有希望打破国际企业垄断的企业,在深圳,在广州,在广东和浙江两大省里面特别多。

  我希望国内政府能够给我们的企业家一点安全感,能够让他们敢信几十年内谁也动不了我这个家族对产业的控制,我就布长线。你不给他安全感,一大堆企业家赚了钱,首先换一个国外公民,然后把资产挪一半到海外去。好不容易赚的钱,不是在咱们的经济体系里流通,挪到海外去了,这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中国经济增长依然有动力

  赢周刊:您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有何判断?

  黄明:我还是蛮看好的,10年、20年我都蛮看好。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在国际上还算是低的,即使比周边国家高,但中国是一个强大的自成体系的生产基地,还是有很大优势的。而且,我们的人口红利还会有几年,改革开放(政策)还有红利。经济发展好的时候,政府有点偏左;但经济一旦出现危机,中国政府还是敢动的。真有危机的时候,它会把电信行业打开,把金融行业打开,那时候还会有新的增长动力。但我希望政府不要等到危机的时候再改,这一届的政府改革步伐还是少了点,希望下一届政府改革步伐大一点。紧接着城市化进程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增长的亮点。

  最后一点是非常独特的,中国市场规模大,因此很多商业模式要在韩国是一个家庭的小企业,但在中国可以成为私募投资上市的企业。比如真功夫这个模式要在韩国开几个店就完了,在中国有多少亿的砸进去,还可以上市。这说明了什么?我们强大的市场提供了一个创新商业模式的巨大激励机制,是小市场不可能有的,这就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下一个动力,这点不受劳动力成本的影响。所以我对中国经济增长还是蛮看好。

  抓住企业证券化的黄金时代

  赢周刊:您对中国企业家有些什么建议?

  黄明:你们得抓住企业证券化的黄金时代。企业要不证券化就意味着不上市,不利用资本市场,证券化就意味着上市,意味着利用资本市场,但你们往往想的是高价套现,我觉得还有很多其他道理。

  对一个企业家来说,你的企业真做得好,说实话你的钱早够了,你踏踏实实做5年也够了。但上市给企业家一个机会,你不用守着企业一年一年地去赚利润,你可以把下面20年的利润展示给资本市场(看),让资本市场划一个高价把你几十年的利润买了。很多企业家可能更适合做创业家,你找对一个新模式,在新市场找一个新的扩张机会,到后来成了精细化、专业化、规模化管理的时候,你觉得乏味、没劲了,这时候你该甩给资本市场,甩给好的职业经理人,你再去做下一个创业企业,这样子就把一辈子当几辈子活了。把人生梦想再去实现一遍,这就是上市对创业家带来的巨大机会。

  赢周刊:但上市会导致自己的企业变得透明,这是让很多民营企业家很不习惯的。

  黄明:新鸿基的一个老总,60多岁(的)一老头在电视上(接受)采访,大家问他为什么要上市?他说我的确不想上市,上市又得被人管,我不缺钱又得透明。上市有什么好处?他只认一个理,他说中国的百年企业很少,上市能解决传承百年企业的问题;我不一定要把企业交给孩子,我交给最能干的职业经理人;但交给职业人又不放心,就让市场的监管来管他们,所以这样一代一代地下去。

  中国企业家有一个劣根,喜欢把企业交给儿子,这个不全好。假如你的儿子正好不适合做企业家,怎么办?即使儿子辈跟你受苦熬上来的也可以管好企业,往往砸就砸在孙子辈,孙子从小坐奔驰、宝马,他没有饥渴感,他没有职业经理人想把一家几代人的幸福搞定的奋斗精神。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传承问题是中国企业面临的巨大挑战,是一个可怕的挑战。我刚去美国(时),王安公司是仅次于IBM的第二大电脑公司,当时中国在美国的社会形象没那么高,实力也不强,这个公司给华人带来了很多荣誉。王安老头退休前偏要把企业的CEO交给他的儿子(做),那些跟他拼命的白人高管愿意跟他干,但看不上他儿子,不愿意跟他儿子干。白人高管走了一批,他儿子管不好,所以企业砸了,最后便宜卖给别人了,这个企业就消失了。多么令人骄傲的企业,就是因为非得要交给儿子(最后垮了)。

  赢周刊:但我们不得不说的是,上市还是一把“双刃剑”。

  黄明:上市也有坏处。比如制约,以前你拍脑袋就行了,现在(决策)得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有很多制约。以前家里需要花钱,拿个麻袋拎着钱回去了,现在你把公司的钱拿出来用了,反而会出事。一旦上市之后,公司不是你的,你只是一部分(股权持有者),你要尊重其他股民的利益。你愿意接受这个制约再去上市,这是第一。第二,太透明了。比如顾雏军弄到监狱里去了,(顾案)闹得特别凶的时候,我问上海的企业家愿不愿意上市?他们说暂时不想上市,上市太透明了,郎咸平教授都能看到我们的报表。

  楼市投资的暴利期已结束

  赢周刊:您对中国楼价走势怎么看?

  黄明:几年来,我认为很多所谓的学者、专家告诉大家中国楼市是泡沫,甚至害了多少人。我同意潘石屹的说法:中国房地产投资开发(的)暴富年代过去了。因为中国政府的限购有“牙齿”,一旦有限购,把限购令勒得很紧,使得大家不再把房地产当作投资投机的工具,中国房地产(再)往上上升的空间是有限的。我对中国房地产基本面还蛮看好,但我觉得它不会迅速上升。因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只要上升太快,网上马上有人骂政府,政府就得把它压下来,我们得相信党的实力,想压还是能压下来。这就成为一个不可能的事实,他不可能过三年又翻倍了,只要一翻倍,就会有恶性循环,所以不可能有暴利。但是你要说房地产,尤其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会爆跌、狂跌,也没有这个可能性。因为有基本面支撑在这儿。

  赢周刊:那么,当前的楼市还是好的投资渠道吗?

  黄明:我劝大家对房地产的看法跟着政府走,把它当成一个高级、奢侈的消费品,而且是必须的消费品。你在城中心地带,离你上班近的地方,能买得起适合居住的地方就买,不要再等房价跌了,也不会跌到哪儿去。财富随着GDP不断增加,为什么稀缺的房价就会往下跌呢?其实国内很多工薪阶层、刚刚大学的毕业生对房价有一个不可实现的预期,觉得谁都可以在城中心买到房子,这是不可能的。在纽约,一个顶尖学校的MBA毕业,拿十几万、20万年(美元)的年薪,(也)甭想在曼哈敦买个房子住,你在曼哈敦租一个不像样的房子,也没说应该在曼哈敦有一套房子!

  在发达国家,一线城市的中心地带就是白领住不起的地方。因为历史原因,暴富的人住在那儿。你把这个想明白了,你的期待就没那么高,两代人凑钱给年轻人买一个像样的公寓就可以了。随着房产税出来,(目前)投资房地产不是一个好的渠道。城中心就是一个必须的奢侈品,能买得起就买了。城乡结合部还比较便宜的地方,还没有限购令,还是有投资机会的。

  记者手记

  在不同场合听过很多场时间皆不少于两小时的演讲,黄明教授给我的印象最为深刻。不管是谈全球金融市场的形势、国家核心竞争力,还是谈资本市场与企业的证券化、政府扶持企业的策略重点,或是谈中国股市的改革与挑战、楼市投资,他都能妙语连珠,观点犀利,最关键的是信手拈来一些生动的实例故事,配以风趣的语气,屡屡撩起听者的共鸣,在笑声中感悟思维。于是乎,他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管理论坛上主讲时,不但是座无虚席,而且甚少有人舍得提前退席。比之于其它一些大家名家坐镇的会场,这种情况并不多。

  对于这一点,黄明自己是这样解释的:“宏观学者喜欢放一堆数据和图,我经常看到那儿就郁闷,我更喜欢去琢磨,把道理想明白,所以我带着定性方式讲。我的优势在于我对美国、欧洲那边的经济。(我)每年回美国,现在还保留美国的教职,每年回去都跟美国学者探讨,所以通过国际视角来看中国有时反而更清晰一点。”

  得益于长时间在美国读书、教学、生活,而后又回到中国工作的经历,黄明认为自己的研判不会隔靴搔痒,这是他讲课时的底气。他在金融学研究与教学领域颇有建树。有些海归派学者动辄抬出“唯西方论”,或者是不习国情而理论空洞,而黄明不单是深谙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对于中国企业的转型、政企关系博弈的关键点,他亦能一针见血直陈核心。他严谨的研究精神、独到的见解与国际化的新思维,让慕名而来的企业家和高管们获益良多。

  “广东从来都是我特别喜欢来的地方。虽然我从小长大在湖北、读书在北京,但广东代表着中国经济在国际上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的省。”黄明认为,中国在国际上真正有竞争力的一批公司都在广东。

  “民营企业需要非常明智的、非常理解企业的地方政府来保护。政府要不保护它,总能找出它一点毛病把它给灭了。而广东理解企业,他们知道企业是他们的衣食父母,税收得依赖民企。他们也知道做企业很难,在中国法律框架不清晰,法律释权完全拿在政府手上时,企业需要理解和保护,这就是广东做得好的地方。”在演讲前接受记者采访时,黄明指出,地方政府应当好好扶持有核心竞争力的民营企业。

  “千万不要觉得我不爱国,我这个人坚决爱国。(北京)奥运会时中国和美国打球,我拼命给中国鼓劲,我儿子替美国鼓劲,把我气炸!因为他在美国出生,是美国国籍,所以他从小觉得自己是美国人,替美国鼓劲。后来不光是跟中国打,我替中国鼓劲;美国跟别人打,我(也)替别人鼓劲。我希望他们把美国打败,(到最后)中国的金牌总数第一。所以,你们不要质疑我的爱国情节。”黄明毫不掩饰自己的爱国心。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