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企业家访谈>> 冯仑: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的未来

       怡和洋行的主席凯瑟克先生曾经跟我讲过他做生意的一个“秘诀”——减少决策。也就是一旦战略确定了,他完全按照大的规律、大的方向走,而其它周边的事情,他相信他都能把握,不会有大的变化,于是就不用天天去折腾。

  与凯瑟克先生这种理念不一样的是,我发现国内的一些企业、房地产公司,能够在20年时间里做4次战略上的转型,平均5年转一次。

  如果我们看其他一些地区房地产的故事,会发现几乎没有每 5 年转型一次,还每次都成功的。一些成功的转型,比如李嘉诚、新鸿基,差不多都用了 15 到 20 年。

  为什么香港的地产商们不着急几年一转型,而内地的企业要在那么短的周期里急着转型呢?因为各自心里面的“未来”不一样,大家心里面想象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所以,我觉得我们也同样要思考这样一个事情,我们今天应该为“未来”做对什么?

  我们先看一看“未来”到底是怎么构成的?其实“未来”就两个字,但是如果在这两个字前面加上各种定语,“未来”就会变得很复杂。比如说,有一种叫“确定的未来”,还有一种叫“不确定的未来”。

       未来有各种可能
 
  何谓“确定的未来”?比如说接下来某天的几点几分,你要到哪个地方,要做什么,只要有计划,这些都是可以确定的。或者说某个人检查出来癌症,医生说他还能够活 2 年,这个未来也很确定。得了癌症之后做什么?是结束生命,还是彻底放飞自己放开了活?都可以有明确的选择,这也是“确定的未来”。

  这些事情,普通人都能够知道。对企业来说,特别难的是“不确定的未来”。比如说中美关系,不确定。贸易谈判是谈成了,还是又不成了?可能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能去面对。

  聪明一点的人,有一点历史经验的人,岁数大的人,可能会告诉你曾经发生过什么什么,他们研究过去,比如说二战以后美国如何崛起,它对所有的贸易伙伴做了什么,他们试图把这个不确定的未来框进一个历史经验里,让它确定。但其实我们知道,在不确定中找到确定永远是最难的。

  而且,对于每个行业来说,不确定又各有各的不同,比如说互联网,也许突然有一天一个新技术冒出来,现在的这种互联网形态就被彻底颠覆了,这就是不确定性。

  比如卖房子,很多人都死在不确定性上。大家都知道,现在做房地产,钱的投入都特别大。开个餐馆,一盘菜卖十块二十块都可以,但是做房地产,十万二十万都不是钱,因为拍一块地可能就要十亿二十亿。拍地,大家认为这是确定的,因为政府给了我们一个标准。然后什么时候可以卖,也是确定的。大家是在确定的情况下做决策,不可能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拿二十亿拍下一块地。

  一开始拿下这个地,很高兴,结果等到要卖房的时候,限购了,这就是不确定。于是就耗在那儿了。所以说,决策的时候,所依据的都来自于确定的未来,但是最后失败,被困在那儿,都来自于不确定。

  就像是人在谈恋爱时觉得“你好,我好”,然后睡在一张炕上,到了离婚的时候才想起来,“当初没想到你会学坏了,还是个骗子”,学坏了,就是不确定性。

       研究规律,才能减少不确定

  有意思的是,人们在决策的时候,是奔着有确定性的未来去的,但结果却是被不确定性打死了。所以对于创业者、企业家来说,不断学习,不停地研究就变得很重要。要尽可能地知道不确定性,把不确定搞清楚。

  怎么搞清楚呢?我们当然都没有上帝视角,不可能准确地弄明白每一步,但是我们可以掌握一些规律。

  比如说房地产,我们把过去两百年的房地产发展历史反复地看。全世界的房地产,成功的公司,世界最主要的房地产市场,新加坡、东京,把这些最发达的市场,人均 GDP 在 6 万美金的地方,我们去跟他们公司聊天,然后再看过去的资料,那也就很简单了。把别人的过去当成我们的未来,大体上能够捕捉到一个规律,找到这个规律,确定性就多一点。

  我们通过研究发现,有一些行业,特别是房地产行业,200年来,基本的规律没有什么变化。不像现在很多新型的产业,新型的行业,变化很大。所以我们可以根据别人的经验,按照他们留下的一些经验去做。人均GDP达到8000美金时房地产怎么做,30000美金时怎么做,50000美金时怎么做,国外的市场都有讲究,都有规律的。

  人就是这样的,没有吃饭的时候,去找餐馆,看到餐馆就进去吃,吃饱就行。收入提高了,餐馆之间的竞争开始变大,大家不光吃饱还要吃好。收入再提高,就要“吃撑”,也就是吃好都不行,还要吃出很多花样来,餐馆之间的竞争就更厉害。     
       环境变了,人的需求也会变
 
  房子也是如此。刚开始有房子的时候,经济适用房,就是功能性需要,有一个房子就可以住。现在我们的人均 GDP 将近10000美金,人均住房40多平米,超过日本了。我们住房的需求不再仅仅是功能性需要,住宅的开发,新房子就饱和了。这个时候就进入二手房和存量房的时代,我们叫后开发时代,于是游戏规则全都变了。

  我们在 3 年前就研究这个事儿,我们都在赌自己心目中的未来,于是我把开发业务减持了,套现出来以后开始布局未来。开发时代竞争的是规模、成本、速度,而人均 GDP 达到10000美金,房地产进入后开发时代以后,竞争的是运营和资产管理。所以我们是按照这个来做,产品发生变化,企业需要的人才也发生变化。这就是我理解的“未来”,并以此做出决策。

  总的来说,我们要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自己的行业,特别是成熟市场上的那些已经形成规律的东西,这样才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不确定性,把不确定的东西变得相对确定。

    (作者系万通控股董事长,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第四任会长)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