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企业家访谈>> 胡葆森:办好企业无需读太多书

  这次去意大利,跟当地的企业家有一个交流活动,拜访了安东尼世家。

  跟我们分享的人是安东尼世家第26代,他现在已经交班给大女儿。安东尼世家是做红酒的,现在销售额也不是太大,也就是100多亿人民币,600年了,27代人,一直在做一件事情。

  过去咱们老祖先说过富不过三代,在意大利也同样存在企业传承的问题。一个600年的企业,至今传承了27代,我们可以想像它经历过多少战争,多少风雨。他们有没有想过转行?有没有遇到过类似于我们企业今天所面临的这种挑战?它为什么一直能够坚持做红酒产业?这值得我们思考。

  我们今天好多演讲的也都谈到了初心的问题。五年前我梳理了自己经商30多年的经历,我崇尚的大概就是八个字:“说到做到,表里如一”。这一点我和柳传志先生高度一致。上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就教育我们“说到做到,表里如一”。然而社会在变,我们的标准一直在降低。

  所以,我想起孟子说过一句话:“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孟子又接着说“侧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今天做人的标准越来越低,我们还能做成一个伟大的企业吗?

  做企业首先是做人,作为一个创业者,如果你连“说到做到、表里如一”都做不到了,你的企业能做好吗?一个没有信用的企业能走多远?这是企业价值观的问题。企业家需要胆识、学识、见识,要是胆识不够,学识不够、见识不够企业肯定不能很好的发展。

  今年这个月刚好是我走出大学从商的36周年,回过头来我发现,包括刚才讲的安东尼世家的传统,我们真正在传承什么?如果说传承的是财富,那么,过程中安东尼世家肯定有投资股票、投资房地产的机会,但是它为什么一直在做红酒?所以,安东尼世家可能是在传递着一种梦想。

  我是中国文化的敬仰者,但是知识结构非常薄弱

  我经商走过了30多年。1982年,我作为河南省最早的一批外派的干部,到香港工作了10年,过去的36年,经历和目睹了国际商界的无数企业的起起落落,生生死死。1988年的时候,省里组建了中原集团,当时我作为中原集团的一个组建的参与者之一,受集团委托作为集团的总经理助理成立了河南海外发展总公司。当时,这是4个副厅级企业成立中原集团。在这个过程中,我有幸研究过包括日本80年代风靡全球的几大综合商社的案例。

  我在香港工作期间,也有大量的学习和思考的机会。香港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社会,第一,它是一个极端商业化的社会;第二,由于它曾是一个殖民地,所以它又是一个带有东方和西方的统治特色,古老的、现代的融合的度数最高的一个地方。在那里我有幸工作、学习生活了十年。

  当我从一个极端封闭的大陆去到香港,我就对比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与相同,就在寻找企业起落和生死之间的规律。

  我是小学5年级的时候文革开始的,严格来讲,我连小学6年级都没有上过,1966年四季度开始,全国的所有学校都已经停课闹革命了,一直到1968年,整整三年所有学校都没有开课,我们这一代人的知识结构特别不合理。

  因为我知道自己的知识结构不合理,所以1976年上了大学,被中国工农兵学院作为最后一届录取。到了大学之后,我从郑州大学图书馆,把文革前高中的课文,语文、历史、地理这些东西从图书馆借出来,没有认真读,但是翻了翻。

  我在香港工作期间,有一次去书店看了一本《中国文化常识》这本书,我买了回家之后有一种很恐惧的感觉,那里面的知识,我当时知道的不到30%。我感觉到了我们一代人可怕的知识匮乏。当我有这种知识匮乏的恐惧感之后,试图从时间中找到一条近路,解决眼前的现实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去寻找办企业的规律性的东西。

  活学活用,急用先学,这么多年,我在这种过程中应付过来的。当我看到很多人把我描绘成儒商的时候,我感觉还是很不安,只能说,我是中国文化的敬仰者,但是知识结构非常薄弱。

  办好一个企业,一些最根本的东西,是不需要读太多的书的。你就算读了很多很多的书,如果连一些最基本的东西都做不到,是没有用的。

  从宗教观看企业生存之道

  谈谈我的宗教观。世界三大主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当然还有很多小教派。所有的正教,如果寻找他们中间的共同点的话就是“向善”——劝人要能够做到善。我们只要做到有善为本,先可以不去读佛学这些书,可以先不研究了,包括《圣经》你也不需要研究了,你先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能不能做到以善为本,反过来讲,如果你能做到以善为本,根本不需要信教。

  由此我就想,如果我们做企业,知道该止的时候止,该进的时候进,如果作为企业家,能够控制自己的内心,你的内心只要不乱,这个企业就不乱。反过来讲,你的心只要一躁动,企业就开始躁动起来了,这种观点也差不多20年了,我就说企业家控制自己内心的能力,是企业决策者最重要的一个能力。多元化也好,跨地域也好,民营企业是怎么死去的?无不例外是力小而任重,智小而谋大。

  我们最终要追求什么?

  另外,人最终要收获什么?或者说为了什么?国家执政者追求“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为企业,如果也让你用八个字表述,我们的终极追求,我认为就是“创造财富、收获尊重”。你不创造财富,作为企业的组织,你在社会上没有存在意义与存在的能力;你没有创造财富,就没必要做企业了。但是仅仅创造财富是不够的,还要收获尊重,你做了一辈子企业没有人尊敬你,你不承担社会责任,你对老百姓(50.45, 0.00, 0.00%)没有做过任何好事儿,你赚了钱多少钱对其他人有意义吗?如果你收获不了尊重,你创造财富有意义吗?

  作为人的层面,我也用了八个字来表述人对自己的价值标准,那就是“关爱生命、尊重自然”。

  在2005年的时候,我给一个伟大的企业,我自己给他制定了4个标准,认为要做到四个高度统一才能成为伟大的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高度统一;物质追求和精神追求的高度统一;企业利益和员工利益的高度统一;战略目标和执行过程的高度统一。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