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企业家访谈>> 穷孩子如何白手起家赚钱

“即使输了我也能东山再起”

  在企业家原罪的话题被频繁提及的今天,田汉这种没有任何依靠,单凭双手来北京打天下的“清洁”富豪,可谓少之又少。而又有谁知道,田汉闯出今天这番天地,历经了多少次生生死死?

   专业文凭的取得给了田汉施展能力的空间,从施工现场项目预算员做起,田汉用三年多的时间做到河北安新县建筑工程公司副总经理。而在是等待被提拔为总经理还是出去创业两个选择中,田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虽然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但在田汉创业的过程中,辛酸和不被理解几次让田汉落泪,对此,田汉说:“那可能是真情之所至吧。” 创业之初,缺乏人脉关系的田汉,接的都是一些别人不愿意做的小活,不仅没赚到钱,有时还要垫资,险些把几年存下的老本也搭了进去。但是,最终令田汉欣慰的是,因为他为人坦诚,朋友越交越多,生意也逐渐扩大,几年下来,田汉成立了北京京汉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然而随后的一单生意险些让田汉刚刚创立的公司夭折。

  工程装修利润高,但是需要垫资,风险大,在承揽一单密云某政府机关办公大楼的项目时就遇到了这个问题。当时工程进行到一半,甲方没能及时交付工程款,而工程又要按期完工,京汉只能垫资施工,否则将会造成重大损失,垫资对京汉这种刚刚组建不久的小公司来说,又谈何容易?

  或许难到了极点,田汉在从密云赶往市区的路上,把车停在了一座大桥上,面对密云的山水,不禁潸然泪下,那时田汉心中翻来覆去念着一句话:“干点事情真难呀。”而此后,田汉还是发动了他那辆老吉普,此时他已经想通了,要把自己的困难坦诚地告诉供货商,争取谅解,把工程做完。不知道是因为田汉以前的诚信,还是因为他现场的真诚,虽然田汉所有家当也不抵货款,但是供货商还是允许田汉赊购了建材,而这令田汉获得了周转的资金,最终渡过了第一道难关。公装有所斩获之后,田汉的装饰公司越做越大,进而涉猎地产生意。然而初次涉足地产的京汉,资金上受到极大挑战。

  因为田汉的第一块房地产开发是购买别人的土地,而在购买之初,协议规定,如果在一个月内,不付清全部款项,土地出让方则有权将土地收回。可是,当田汉在付出了首期款之后,北京的银行贷款突然间没了音讯,田汉被再次逼上绝路。

  “那时,惟一的希望就是回老家,也许依靠我在老家的口碑和人脉,应该能够得到银行的贷款。”在家乡与北京的波折之中,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即逝,虽然老家一家银行的行长同意贷款给田汉,但是还需等待指标。 田汉为了取得土地出让方的理解,又回到北京,百般解释,还请对方来到老家安新,亲自与银行行长见面。“可能我所做的一切都表明我想做这个项目,而不是倒卖土地,土地出让方同意再给我延长一个月。”此后田汉,便在银行对面的旅馆租了一间客房,每天到银行打听消息,得到的却是一次次的失望。

  眼看又一个月过去了,贷款指标还没有下来,田汉抑郁至极,站在旅馆的房顶,脑海里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但随后他还是恢复了理智,“如果那次输了我可能什么都没有了,但是那种念头也就是一闪念间,后来我想,即使输了,我田汉还能东山再起,又何必失落呢?”


  也许只是命运对于田汉的一种考验,一天早晨,田汉接到行长的电话,被告知贷款指标已经审批下来。至今,说到那时的感觉,田汉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畅快,仿佛行长的那句话就是昨天刚刚告诉他的。

  “当时没有带公章,我不敢自己开车,就怕出事故,因为一个月高度的紧张,太疲惫了,人整整瘦了10斤,我打电话叫司机打车过来接我。”田汉由此度过了人生中最难的一关。

  “很多媒体都报道了我们与重兴园业主的纠纷,可是这与我当初生死一线的感觉相比,简直相差很多,那次之后,我觉得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

“那种眼神会让你很受刺激”

  因为家境困难,高考落榜的田汉失去了复读的机会。没能在大学接受正规的教育,成为了这位亿万富豪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和心中永远的痛。毕业后,田汉辗转了几份工作,做过厨师,却因为看不惯别人对领导阿谀逢迎而遭开除;干过建筑工地的苦工,又因看不惯包工头打骂工人和残酷的剥削而愤然离开。最后,因为高中好友的介绍,田汉来到国营河北安新建筑工程公司驻北京办事处,也正是从这里田汉迈出了决定他人生命运的一步。

  来北京的第一天,便让田汉遭到巨大的挫折感,当他穿着母亲亲手缝制的棉衣,背着家乡颇为时兴的军用背包,怀揣着父亲给他的50元路费,从长途汽车走下的时候,满心的欢喜被一个个鄙夷的眼神打得粉碎。

  “你就是一个进城打工的民工,当你见到那种眼神,你会很受刺激,那时我下定决心不混出模样,绝不回去。”来到公司,田汉被分配到后勤,做饭,打扫卫生,为领导打开水,几乎所有的后勤都由田汉来负责。但是,田汉还是偷着用业余时间参加了中专的学习。因为后勤工作的繁杂,田汉下班后没有时间吃晚饭,便在中午时剩下一个馒头,下班拿起书包和馒头边骑车边吃,赶奔学校。

  “那些岁月不堪回首,一次我被一辆汽车撞倒,飞出十几米,倒在地上爬不起来,自行车梁都已经撞歪,可是那个开车的看到你是民工,根本就没有下车的意思,最后是围观群众中的好人,把他从车上拽到我面前。”也许因为田汉身体素质太好,也许是因为运气,那次车祸只是造成了一些外伤,并无大碍,而城里人冷漠的眼神却给田汉留下了抹煞不掉的记忆。


  

“做人要知恩图报”

  “3.45亿,一次,……二次,……成交”,在地产巨头天鸿还没来得及思考之时,田汉已经和他的合作伙伴举牌拿下了觊觎已久的土地。而这次扩张,对于田汉来说,将迈出重要的一步。

  “京汉集团未来的发展战略是‘一轮两翼’,一轮是物业,两翼是地产和高科技产业。房地产依然是主业,但是我们觉得目前行业形势不明朗,风险较大,所以我还要投资高科技软件产业,在房地产出现风险的时候,能够帮助我渡过难关。”

  京汉的软件产业同样出身于对于自身管理的摸索,为此田汉力排众高管非议,以信息化带动流程再造,投资3000万成立信息中心,研发具有专利的“KH自动化办公系统”,并希望把此系统应用于整个行业。

  京汉的信息化系统在对流程进行严格监控的同时,也在人性化方面做了安排,在田汉的电脑里,能够显示每个员工的生日,无论熟悉与否,田汉都会在员工生日送上亲笔写的贺卡。因为在田汉眼中,企业发展最根本的是人才。

  “我想做人的最高境界就是知恩图报,对员工如此,对朋友也如此。”田汉至今仍然不忘当初安新建筑公司总经理对自己的提拔,每次电话、见面依然以经理相称,老人后来告诉一位老同事,他觉得一生中最幸运的就是“结交了田汉这样一个朋友”。

  人们常说,无商不奸,但是田汉却是有情义的汉子,而这种真实的自我,才造就了田汉今天的成功。

“看到不平的事,我一定要管”

   儿时的田汉是个孩子王,自小学三年级便已“混迹江湖”,原因是家里穷得没有地方容纳这么多孩子。身为老大的田汉,义不容辞地要为弟弟妹妹着想,只好寄宿于要好的同学家中。那时,除了上学,田汉最快乐的事情便是到淀里洗澡、摸鱼。

   或许因为田汉的义气和好打抱不平,自小便得到一个绰号——“田老大”。“我看到不平的事情,一定要管,明明知道打不过人家,但还要打,打起来没完,我上高一就敢和高三的斗,直打到他告饶。”

  虽然是“老大”,但田汉说那时还是很羡慕很多家境好的孩子有吃有玩,吃饱饭、富裕就是那时极为现实的理想。

  很难想象,田汉这样的孩子王也有腼腆的一面,升至高中,田汉还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高中的女同学,至今也不认识几个,因为那时根本没说过话。”

  田汉在学校最为“轰动”的事便是领导学生罢吃食堂,“食堂伙食不好,又贵,但谁也不敢说。我就组织两个人站到食堂门口,说服同学不要打饭,最后罢餐的事一直闹到保定教委,学校最后被迫改善了伙食。”

  虽然为大家改善了伙食,可田汉自己还是吃不饱,家里一个月只给田汉20元,除了交学费、书费,根本不够吃饭。或许不打不相识,或许是怕了田汉,食堂管理员默许田汉赊账吃饭,到毕业,田汉一共欠了食堂伙食费700多元。

  “毕业那年,正好我父亲也调到这个学校,我不敢让父亲知道拖欠饭钱的事,因为700元对于我们家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我父亲一个月的工资才100多元,还要拉扯4个孩子,欠700元简直是个灾难。”田汉就找到食堂管理员,一句话:“欠钱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跟我爸没关系”。

  忆起少年荒唐事,田汉感慨万千,虽然有了钱以后,为家乡修路,建学校,搞绿化捐钱捐物从没犹豫,但那高中毕业时欠学校食堂的700多元伙食费至今未还,也许这会为田汉那个无忧的时代留下一个记忆的书签。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